姐妹花惨遭流氓团伙蹂躏[完]

  

  

  

  

  朗是三湾区的一霸,他有六个手下,附近一带没人敢惹。

  

  一天,朗带着两个手下来到舞厅玩。

  

  坐下后朗即发现舞厅里一个姑娘舞姿不凡,而且身段柔美,脸蛋也很迷人。

  

  朗带领手下来到姑娘身边,一把推开正跟姑娘跳舞的小白脸,说:“小妞,

  陪我玩玩?”

  

  姑娘身边的小白脸说:“她有主了!”

  

  朗说:“你他妈的是谁啊?”

  

  姑娘的小白脸说:“我是他男朋友!”

  

  “砰!”地一声,朗的手下已经击中那个男的肚子。

  

  男人弯下腰,“呃——!”,说不出话来了。

  

  “你叫什么?”朗一把抓住姑娘问。

  

  姑娘颤抖着说:“阿……阿玲。”

  

  “阿玲?你这里是不是也很灵啊?”说着,朗拍了拍阿玲的屁股。

  

  “啊——!你干什么?”姑娘叫道。

  

  舞厅里虽然有其他人,但是大家都不敢干预。

  

  拖着阿玲,朗往外就走。两个手下跟在后面。后面还有几个人也跟了出来,

  其中一个女的很急的样子。

  

  到了门口,阿玲的男朋友终于追了上来,说:“别走!”说着就要来抢阿

  玲。

  

  两个手下立刻上去一顿拳打脚踢。小白脸不支倒地。

  

  朗过去站在男人面前,等那小白脸站起来后,说:“现在我可以走了吗,大

  哥?”

  

  虚弱的小白脸捂着肚子,缓慢地把手插进口袋。朗没有注意他的动作。

  

  突然,小白脸抽出把水果刀,捅向朗。

  

  “啊!”朗的左肋骨下被插中了。

  

  插完一刀的小白脸不再顾阿玲,转身就跑。

  

  朗受伤了。朗的手下想追,可一来顾着控制阿玲,二来要担心老大的伤势。

  所以阿玲的男朋友得以逃脱。

  

  朗的伤不重,略一定神,说:“妈的,走!早晚抓到那小子!”

  

  三人押着柔弱的阿玲上了桥。

  

  “你们要把我妹妹抓到哪里去?”一个女人边喊边追了上来。

  

  朗回头一看,呵,这女人比阿玲还要漂亮几倍呢,更丰满成熟,性感无比。

  

  朗对手下老三说:“你抓住阿玲,我们去抓她,等一下一起乐一乐!”

  

  于是朗和另一手下老四扑上去抓住了阿玲的姐姐阿梅。

  

  半夜的舞厅外,行人稀少。

  

  朗和两个手下用擒拿手法制住了两个姑娘,让她们不敢喊叫,如果喊就会把

  胳膊扳得更疼。大家向老二开的发廊走去。

  

  老二不在发廊,因为半夜发廊早关门了。老二住在别的地方。但是大家常在

  这里聚会,所以朗有钥匙。

  

  进来后,朗才觉得伤口还真有点疼,于是牵着阿梅进了里面的屋子,之前对

  两个手下说:“审一审阿玲,让她说出小白脸的家在哪儿!”

  

  进了里面的屋子,朗拉着阿梅坐在弹簧床上,抱着阿梅的身体抚摸着阿梅的

  全身,说:“我跟你谈恋爱怎么样啊?”

  

  阿梅早就吓破了胆,哪里干反抗?说:“大哥,我都怕你了,哪还敢谈恋爱

  啊。”

  

  “哈哈哈!”朗就喜欢看女人害怕的样子。“不用怕,你跟着大哥我会幸福

  死的!”

  

  从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流氓头子朗早已欲火难耐,立刻扑上去扒光了阿梅的衣

  服。

  

  软弱的阿梅知道反抗没用,所以任凭他施暴,不加反抗。圆圆的一对大乳房

  明晃晃的,雪白娇嫩的大腿,令朗差一点就喷出鼻血来。

  

  很快,朗也脱了自己的衣服,一个饿虎扑食就压上了阿梅的娇躯。

  

  “唔——唔——唔——!哦!哎呀——!嗯——啊!”阿梅惨叫着。

  

  朗在阿梅身上尽情地摩擦,抚摸,揉捏和啃咬着。

  

  “啊——!呼——!”阿梅身下突然一阵撕裂的感觉,差点疼得昏了过去。

  

  进入了阿梅的身体,朗忘记了伤口的疼痛,一下一下用力地狠戳着,阿梅的

  阵阵惨叫成了朗的催情剂。

  

  终于朗射精了,“哈哈哈!”朗的精液全部射进了阿梅的阴道深处。

  

  射精后的朗仍然意犹未尽地趴在阿梅身上咬着阿梅的大乳房。

  

  可怜的阿梅除了痛苦之外没有任何快感。

  

  外面房间的老三老四把阿玲放在发廊的美发椅子上坐好,然后审问开始。

  

  老三问:“臭娘们,说!那个小白脸住哪儿?”

  

  “我不——不——知道他住哪儿。每次都是他找我。”阿玲哆嗦着说。

  

  老三扬手叭地一个大耳光打过去。力气大得使阿玲眼前火星乱跳。

  

  “三哥,别打脸,打脸美人就不美了。嘿嘿嘿!”老四淫荡地笑着。“看我

  的,三哥。”

  

  说着老四从椅子后面抓住阿玲的乳房,双手使劲一用力,“啊——!”阿玲

  惨叫着。

  

  肉刑持续了一会儿,毫无结果。

  

  老三眼珠一转,说:“有了!小娘们,我问你一句,你不说,我就脱你一件

  衣服,再不说,再脱,一直到脱光,然后我们兄弟就轮死你!现在,说!那个小

  白脸住哪儿?”

  

  姑娘恐惧地看着老三。

  

  老三立刻撕下姑娘一件外衣。

  

  …………

  

  等内衣快脱光时,姑娘终于坚持不住了,写出了男朋友的地址。

  

  朗趴在阿梅身上睡了一会儿,恢复了精神,就把阿梅又大干了一遍。阿梅丝

  毫不敢反抗,朗睡,阿梅就给他当“软床”,朗干她,阿梅就给他当性玩具。最

  让阿梅不能忍受的是,朗下手很重,捏得阿梅的奶头钻心的痛。

  

  痛苦的阿梅在床上扭转着身体,惨叫着,流着泪,可是这却更让朗兴奋了,

  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更加卖力地干阿梅。

  

  由于没得到老大许可,老三和老四没有奸阿玲,审出了地址就把玲锁在小仓

  库里,然后两人小睡了一会儿。

  

  直到朗出来,老三和老四才醒。

  

  早上,来发廊开工的老二看到两个美人,眼睛都直了。“哈哈哈!老大,让

  兄弟们尝尝吗?”

  

  朗说:“当然,当然,我什么时候不让你们尝鲜了?不过你得把老六老七找

  来看着她们两个,我们好出去。她们两个你们随便玩,只要不跑掉就行。”

  

  “哈哈!好哩!”老三老四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精明的老四说:“老大,你还没给阿玲开苞呢!”

  

  朗说:“呵呵!你们随意玩吧!其实我更喜欢那个大的。不过大的也给你们

  玩,等我要的时候给我就成。”

  

  话音未落,老三老四就虎扑向阿玲了。性急的两个大汉衣服都没脱,仅仅拉

  开裤子拉链掏出两把铁枪,对着阿玲。

  

  只穿着内衣的阿玲在惨叫声中很快被扒光了,老四扒开阿玲的大腿压着,让

  老三的铁枪立刻长驱直入了。“啊——!”阿玲惨叫着。虽然阿玲已经不是处女

  了,但是没有任何准备的插入还是让她疼痛无比。

  

  老二则打电话叫来老六和老七。

  

  老六和老七原来是十五六岁的小混混,因为能打,所以被朗收在团伙内。

  

  “老六老七你们负责看管这两个娘们。随便玩,只要别让她们跑了就行。”

  朗说。

  

  老六和老七一看到这两个比他们大七八岁的美女,眼睛都直了,立刻流着口

  水连连答应。

  

  等老三老四在阿玲身上尽了性,朗率领老二老三老四去找小白脸的家。

  

  留下来的两个少年做了点饭,和两个“大姐姐”一起吃了。

  

  两个少年玩起了赌博游戏。两个美女想:“他们是孩子,不会对我们不利

  的。”

  

  老六赢了,于是对老七说:“我赢了,所以我先挑。我要阿梅姐姐!”

  

  说完他立刻扑向阿梅。阿梅身上的衣服很快被扒光,少年略现稚嫩的阴茎高

  高勃起,插入了阿梅的阴道。

  

  “啊!啊!啊!嗯!呜!呜!”阿梅有节奏地叫着。

  

  一边狂插,老六一边揉着阿梅的乳房。

  

  很快,不能持久的少年就射在阿梅的体内。

  

  被再次强奸后的阿梅坐在地上,刚想穿上衣服,突然,“啪”地一个耳光打

  来,老六命令道:“不许穿!我要看你的奶子和屁股!”

  

  阿梅只好光着身子坐在地上,让老六欣赏着。

  

  老七早过去按倒阿玲要强奸。

  

  被老三老四轮奸过的阿玲,身体疼痛,于是奋力反抗老七。

  

  老七身材较小,所以无法扒开阿玲紧闭的大腿。几个回合后,老七有点气喘

  了。

  

  老六见状立刻过来,先在阿玲乳房上狠抓一把,然后在肚子上狠打一拳。

  “啊——!”阿玲的大腿终于松动一下,于是老六马上分开阿玲的双腿,并用力

  向两边分着,喊道:“老七,上!”

  

  老七早已勃起的阴茎得以插入阿玲,有节奏地干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一边干着,老七一边发出跟他年龄不相符合的狂笑声。

  

  两少年终于都尽了性,却仍然不让两美女穿衣服。

  

  在老六的命令下,两个美女赤身裸体地躺在地上给两个少年当床和沙发。残

  忍的老六还不断地掐着美女的身体各个地方,让美女不停地发出惨叫声。

  

  在外面兜了一天的朗和三个手下回来了。

  

  朗一进门就从地上抓起阿玲:“臭婊子!他怎么一天都不在家?”

  

  阿玲说:“我——我——不知道啊。他可能住亲戚家去了。”

  

  朗说:“好,明天我给你最好一个机会,你带我们去找,如果再找不到,我

  就…………”

  

  说着,朗把阿玲抱起来扔在台上,抬起阿玲的一双玉腿,露出阴道和肛门,

  把左手两个手指插入她的阴道和肛门内,右手亮出一把弹簧刀:“如果明天你带

  我们找不到他,我就把你下面的两个洞用刀给连在一起了!以后你拉屎和尿尿都

  从一个洞出来!”

  

  阿玲吓的发抖,男人们却放声大笑起来。

  

  晚上,六个男人把两美女转移到老五家里。老五家的房子不小,所以人多了

  还能住下。

  

  朗对老五说:“小五,做点吃的。兄弟们要饿死了。”

  

  老五看了看阿梅说:“过来,到厨房做饭去!”

  

  阿梅跟老五去了厨房。按老五吩咐,阿梅去卫生间拿水盆。刚进卫生间,老

  五就跟着进去了,一把把阿梅按在墙上,就开始扒衣服。

  

  两天惨遭数度轮奸的阿梅乳房,乳头,阴道等几乎全身各个部位都疼,所以

  挣扎着想避开老五的侵犯。“啊!啊——!不要!我要喊人啦!”

  

  老五掐着阿梅的脖子说:“你喊,我就宰了你!”

  

  说完,老五三下五除二就扒光了阿梅,然后老五让阿梅仍然保持站立姿势,

  抬起阿梅一条腿,让她踏在浴缸上,然后开始按着阿梅的大乳房开始揉搓起来,

  并大力地揪着阿梅的乳头。

  

  阿梅痛苦地呻吟着。

  

  狂笑声中,老五以站立姿势插入阿梅的阴道,用力插起来。老五一双有力的

  大手劈劈啪啪的打着阿梅的滚圆屁股,以给自己增加快感。

  

  在阿梅的痛苦呻吟中,老五将精液射入了阿梅体内。

  

  纵欲后的老五高兴地出来,请几个兄弟出去宵夜。老二留下看家。

  

  老二用皮带把裸体的姐妹俩全都捆起来,然后,开始折磨阿玲。

  

  老二先是用双手拼命地抓挤乳房,嘴里塞了麻布的阿玲呜呜地翻滚着,老二

  兴致勃勃地看了个够。然后老二狠狠地压阿玲的肚子,阿玲觉得翻江倒海,昏头

  昏脑。突然肚子上的压力消失了,老二的手指头却插入阿玲的阴道,毫无章法地

  深浅前后左右地插着,痛苦不堪的阿玲的下体却“不听话”地分泌了不少液体。

  

  “嘿!”地一声,老二插入了阿玲体内,一边以双手使劲抓扭乳房,一边狂

  插着阿玲。阿玲的痛苦万状带给老二无穷快感。

  

  

  尾声:

  

  后来朗再次带着手下去抓小白脸时被伏击的警察们抓获。警察们救出了被整

  整蹂躏了五天的两姐妹。

  

  朗因为还有其它犯罪行为合判,被判死刑,老三老四被判二十年徒刑,老二

  老五被判十二年,未成年的老六老七被判管教监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