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妹妹今年念高一,但是她的身材已经发育的不错,身高165上围

  

  还真的瞒突出的;每次看她放学後换下学生服只穿一件薄薄的内衣时,她的胸前

  

  微微突出的乳头老是让我想入非非……

  

  上身的T恤薄又不长,走动或坐下时常常可以瞥见小裤裤;要命的是妹妹的

  

  小裤裤又小又薄,而且式样又多;常常会有四五跟根细细的阴毛跑出来乘凉,碍

  

  於她是我妹妹……否则我老早就扑上去狠狠的操她了!妹妹有一件透明雷丝质料

  

  的小内裤,是用两条细线绑住在腰上;是我最喜欢看她穿着的,每当看到她穿着

  

  这件我最爱的小裤裤时,禁不住都会幻想希望能将那绑在妹妹细腰上的两条细线

  

  一拉……,

  

  我们时常在一起嬉闹,有时候闹一闹她就会做到我的腿上扭打,偶尔会不小

  

  心坐的太上面而坐到我的老二上,但她一点也没发觉,今天嬉闹中妹妹T恤上衣

  

  下摆掀起,露出了小内裤,我突然发现她今天又穿着我最爱看她穿着的雷丝细线

  

  小裤裤,趁着嬉闹扭打时,我忍不住往那小裤裤两条细线伸手一拉……

  

  那件迷人内裤已经脱离开妹妹的迷人部位,哇!我终於看到那我朝思暮想的

  

  迷人禁区,而且只隔着我的短裤与我的小弟弟磨擦,喔!!!这种感觉真是太爽

  

  了!

  

  怕妹妹马上就发现她小裤裤已松脱,我故意不断往她的腰部哈痒!妹妹因为

  

  禁不住痒而仰躺在床上边笑边躲避我搔弄她腰部的双手,双腿不断抬高往我踢来,

  

  妹妹那小穴就一开一阖吸引住我的视线,再也无法移开,我还看到了在不甚浓密

  

  的阴毛中妹妹的粉了,把我的内裤往下拉,我於是藉势翻了个身让身体平躺,她吓了一跳似的

  

  往後退,过了一会儿看我一动也不动地,於是又靠了过来。这次可不是用手

  

  玩了,而是用舌头舔了,「好啊,连这招也会,看来我不跟你那朋友收点会费怎

  

  行呢?」

  

  接着,她开始将我的弟弟含入嘴,用舌头轻点着头部,「哦,好爽」心头

  

  一把无名火开始烧起来了。而她的手也没嫌着,搓着她的私处,更把那内裤

  

  褪去,露出黑鸦鸦地一片,「哇!好壮观的黑森林啊,我都不知道她已经如此成

  

  熟了。」看的我口水差点流下来了,不过此时尚不宜有所行动,免得打草惊蛇。

  

  於是我按耐着冲动,继续看她表演。

  

  我心里盘算着,一定是最近她那口子没给她service之故,所以有

  

  点饥不择食了,我倒是捡了个便宜了。过了一会儿,她爬到我身上,两腿跨

  

  坐在我的下半身,开始用她的妹妹摩擦我的弟弟,「怎堋不插进去呢?难道你和

  

  你那口子都这样玩啊?」我被擦得按耐不住了,於是伸手摸向她的腰部。

  

  这举动顿时让妹妹停了下来,两人於是对峙久久不发一言,最後我开口了,

  

  「我说妹妹啊,你要玩也不通知我一声,自个儿玩自个儿的,你把我当玩具啊?」

  

  「哥···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睡着了嘛···,所

  

  以我才···」妹妹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辩护,企图掩饰自己的行为。

  

  「哦,所以你才把我当成你那口子骑啊,你把我当啥?」我装着生气样子逗

  

  着她。「对···对不起啦,不然你想怎样嘛?我拿零用钱赔你好了」看来

  

  妹妹似乎有点生气了,我想她那口子大概也被她骑的很不爽吧,所以才闪着她,

  

  让她无处发泄吧,我倒成了她的出气筒了。「呦,我拿你的零用钱做啥,买

  

  康有力都不够,而且你刚才还让我发射一次咧,你那点钱够吗?」「谁叫你

  

  睡觉都不关门,还只穿内裤,还有那死阿基,最近都不知死到哪去了,我才··

  

  ·」

  

  「哦,那是我不对罗,我没把你那口子顾好,让你无处发泄,而我又不关门,

  

  又只穿内裤,让你心痒难受,是我罪过大罗。」「我···我又没那样说,

  

  我只是···」好像不知要接什堋地,看她就两手捏着我的腰部。

  

  「喂,再捏下去就黑青啦。」「那你说要怎堋办嘛。」妹妹不耐烦地看

  

  着我。「哦,你把我的弟弟弄大了,问我该怎堋办啊。」我作势也在她的腰

  

  部捏了一下。「哦,原来你玩我啊,哼,我不玩了。」妹妹说着便起身准备

  

  离开。「喂,就这堋走啦,才做到一半耶。」我把她拉了回来,「没人帮你

  

  把火浇熄,我可不负责喔。」「谁叫你都这样」妹妹白了我一眼。「我

  

  怎样,是你先的啊。」我的手也不安份地搓着她的奶子,呵,总算让我逮到机会

  

  了。搓着搓着,她也靠近了我,开始用手玩我的弟弟,於是我让妹妹跨到我

  

  身上,屁股对着我,我用手和舌头弄着她的私处,妹妹於是叫了起来。

  

  「舒服吗?」我问。两手伸向前抚摸她那垂下来的乳房,这种姿势让乳房看

  

  起来大了些。「喔···好···好棒···哥···你真厉害」妹妹哼着,

  

  嘴也不停地吸着我的弟弟,右手则玩着我那两颗肉球。「喔,妹妹,你怎堋

  

  那堋快就湿了,是不是想要了。」「嗯···嗯···我要···我要··

  

  ·」妹妹不等我动作,便自个儿翻身坐在我的弟弟上,两手扶着我的弟弟,摸索

  

  了一下便插了进去。

  

  喔,还很紧嘛,插得我有点痛,但马上就被快感给占据了,於是我扶着她的

  

  腰部,开始摇了起来。妹妹好像不满足似的,把我的双手挪向她的胸部,我

  

  会意地搓着,「啊···啊···嗯···嗯」看来她非常满足这样搞。

  

  「换个姿势吧」我坐了起来,顺便把她的双腿撑起靠在我的肩上,两手扶着她的

  

  臀部前後抽插着,「嗯···啊···啊···」妹妹哼着。过了一会儿,

  

  我觉得手有点?,於是把她放下,让她一支脚抬起,我则一脚伸进她的两腿中间,

  

  两人交叉着继续抽插着。

  

  「嗯···嗯···哥,换个姿势好吗?嗯···嗯···」妹妹爬了起来,

  

  跪卧着示意要我从後面插进去,我提着弟弟,摸索了一下便插了进去;喔,这样

  

  可以插得更深耶,阵阵的快感袭来,使我加快了速度。「喔···啊···

  

  啊···好棒···喔···」妹妹叫着,我的手滑向前面搓着她那早已因充血

  

  而变大的乳房。

  

  「哥···你还没啊···喔···喔···人家我···快不行了···

  

  啊···啊···嗯···啊···」还没说完就觉得她的私处一阵阵插搐,

  

  我心想大概她已经高潮了,见她身上直冒冷汗,应该没错才对。大概是我刚

  

  才发射过一次的缘故,所以弟弟有点反应迟钝,都干了快二十分还无法高潮,於

  

  是我把还在兴奋中的妹妹转了过来,让她躺在床上,我则用正常位进入,因为这

  

  样我比较容易高潮。

  

  又插了一会儿,终於感觉来了,我於是再加快速度,只见妹妹叫声愈来愈大,

  

  「喔···喔···快了···快射了···」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终於,一阵阵的温热的液体,从我的弟弟那儿,喷向她的最深处,几秒後,

  

  我累得趴在她的身上,弟弟则任由他软化而继续插在她的私处····

  

  那时我一个人到无锡出差,事情不太顺利,耽误了许多时间。这天下午闲急

  

  无聊,我一个人在大街上逛,走到一个从未来过的小街,正在百无聊赖之际,突

  

  然对面走来一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大约在25岁左右,165CM上下,

  

  瓜子脸,大眼睛,扎成马尾巴的长发显得很『另类』。穿一件粉色衬衫和石磨兰

  

  牛仔裤,足蹬运动鞋,看上去既性感又『阳光』。我一下就被吸引住了!当她与

  

  我擦肩而过一缕女人的清香扑鼻而来,顿时我被强行压抑的性欲在一瞬间勃发了!

  

  心里忍不住想…

  

  我莫明的回过头向她望去,看着她曲线玲珑的背影,望着那随着步履移动而

  

  袅娜的丰臀,我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冲动!于是我跟了上去,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仿佛鬼使神差般。我悄悄随着她,未避免被她发现,我与她保持十米左右的距离。

  

  最后,她走进了一个小区,进了一幢楼房,我也快步跟去。她上了三楼,我跟到

  

  了二楼,这时听到她拿出钥匙开门。眼瞅着自己跟了半天的女人马上就要消失,

  

  我突然一股血液『噌』涌到头顶!刹那间,头脑一片昏晕。这时我下意识的摸了

  

  一下口袋,我摸到了一把水果刀——是削水果用!她此时已经打开了防盗门。我

  

  快速掏出水果刀并打开它。这时的我已经没有思维,涌动的只有『兽欲』!我右

  

  手攥紧小刀,三步并作二步冲了上去,在她刚打开木门而还未进入之时,我冲到

  

  了她身后。我用强有力的左臂狠狠勒住她的脖子,右手用刀子贴在她的脸上,然

  

  后我恶狠狠地说:「别动!不然我就宰了你!」她显然被这个意外吓呆了。为了

  

  麻痹她,削弱她的反抗。我又欺骗她说:「我只要钱!我拿了钱就走!」边说着

  

  我边挟持着她进了房间。

  

  进屋后我用脚把门关上,然后挟持她进了里屋。我很担心屋内有人,不过我

  

  的运气不错——里面没人!这间房间很大,也很漂亮。我把她推倒并按在床上后

  

  说道:「放心,我只要钱!」显然她被我骗了,她一点都没有反抗。她颤抖地说:

  

  「别伤害我,钱在桌子抽屉里,拿了钱你快走吧!」我说:「你放心,我只要钱!」

  

  床上有一件女人穿的风衣,我抽下风衣上的布腰带,我将她的双手扭转到身后,

  

  将它捆了起来!自始至终,她都没能看到我的脸。我又拿起床上的大毛巾,先将

  

  她嘴堵上,再将她连头带脸包了起来。现在我可以肆无忌惮了!我走到门口,重

  

  打开门将外面的防盗门关好,再关上木门,然后从里面锁死。我走回到里屋。四

  

  下打量了一下,墙上挂着一幅结婚照,主角当然是这位美丽的女人了。大床对面

  

  有电视和音响,我走过去打开音响——避免外面人听到声音。音响旁的茶几上放

  

  着一大摞结婚请柬,我好奇的打开一张。上面写着『敬请参加张慧敏,吴传志

  

  ……』「耶!这妞还可能是处女!!!」我难已抑制心头的狂喜。

  

  我顺手把她转过身来背对我,我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左手隔着衣服很用力

  

  的揉搓她的双奶,右手隔着裤子在她的阴蒂按着。「呜…呜…呜…」她发出哀鸣。

  

  然后我又把手伸进衣服里,强行插进她的奶罩内,按捏她的乳房和乳头。「你的

  

  乳房真棒,一个手掌还握不过来。」我不禁发出感叹的声音。乳房在手里感到很

  

  重,但也很柔软,压迫时产生反弹力。手掌心碰到乳尖,有一点湿湿的感觉。乳

  

  房产生压迫的疼痛感,使她发出呻吟声。「这个乳房摸起来真舒服。」我兴奋的

  

  说。「唔…唔…」她因疼痛而继续呻吟。她也不知道那情会更刺激男人。「呜

  

  …呜…呜…」她一边呻吟着边拼命反抗。接着我去脱她的衣服,很快连脱带扯将

  

  她的衬衫和裤子都脱了下来,她身上只剩下了乳罩和内裤。只剩下乳罩和叁角裤

  

  的肉体丰满而均称。让看到的人不由得叹息。乳罩似乎还不能完全掩盖丰乳,露

  

  出一条很深的乳沟。有刺绣的有可爱的肚挤,如缩紧的小嘴。她丰美的躯体发

  

  出迷人的光泽,修长的大腿洁白而光滑,像象牙一般。

  

  我粗暴的撕去了她的乳罩,她那雪山般洁白的乳峰蹦了出来,粉997wyt.com处。此时,肉洞产生火烧般的剧痛。处女膜破裂,龟头向

  

  里面侵入。对她来说,这是生平第一次体验,也是前所未有的剧痛。「呜…呜

  

  …呜…」从她的嘴里冒出。我一边用粗壮的手掌揉捏着她那丰满的乳房,不时用

  

  指甲去掐挺拔的乳头。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她陷于漩涡,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我开始缓慢的抽插。肉洞里紧得几乎使肉棒感到疼痛。因为是被强奸,她一

  

  点水也没有,这加深了她的痛苦,但磨擦力的加强也更刺激了我!「噢…太美妙

  

  了…」强烈的快感使我一面哼,一面更用力抽插。龟头的伞部刮到处女膜的残馀,

  

  每一次她都发出痛苦的哼声。阴茎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她的阴道深处,羞耻的本能

  

  使得她尽可能地合拢大腿,但这只能使她更加痛苦。我抱着她浑圆的大屁股左右

  

  摇摆,让鸡吧在她的阴道内不断摩擦,龟头更是反复磨着她的子宫口。「呜…呜

  

  …呜…」她觉得如蛇般的舌头舔到子宫,吓得全身颤抖。听着她的哀鸣,我的鸡

  

  吧越涨越大,越干越快,整个身体压在她的身上,双手用力的揉着她的大奶子。

  

  很快我已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双手摸着她那洁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

  

  突然猛掐她的阴蒂。我开始进入高潮,两手突然使劲捏住她的乳房,上下用力,

  

  并用拇指指甲把高高耸起的敏感的乳头往下掐,美丽挺拔的乳房在粗暴的双手下

  

  改变了形状。「呜…呜…呜…」她忍不住痛苦地叫了起来。「呜…呜…呜…」可

  

  能是以为恐惧的原因,她的洞里一直没有流水,叫声也越来越小。最后只有摆动

  

  头,发出阵阵蒙哼。我用力插着她小嫩穴。每次都要把鸡吧抽到最外边,然后一

  

  口气插到底,在子宫口上磨一磨。她阴道很温暖,而且好象有很多小牙齿在摸我

  

  的鸡吧。我不顾一切的用力抽插。房间里响起「噗吱叹吱」的声音。本来我用双

  

  手抱紧她的屁股,现在用双手对下垂的乳房猛揉。「呜…呜…呜…」从她的喉咙

  

  发出急促声音。我毫不留情地向她的子宫冲刺。

  

  「噢!要射了…」我大叫后,肉棒的抽插速度达到极限,下腹部碰在她的屁

  

  股上,发出清脆的哼声。我更疯狂的在她的肉洞里抽插。「呜…呜…呜…」她痛

  

  苦的摆头。真的快要达到忍耐的极限,「呜…呜…呜…」她的身体如蛇一般的扭

  

  动。「快了…!…唔…要射出来了!」我的上半身向后仰。在这同时,龟头更膨

  

  胀,终于猛然射出精液。她的阴道内的扩约肌猛烈地收缩,我达到了高潮,黑色

  

  的阴茎象火山喷发似的在她的阴道内喷射出了一股白浊的精液。她在极度痛苦中

  

  感到一股滚烫的热流射进了下体深处,她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大量精液喷射在子

  

  宫口。「呜…呜…呜…」她不停的发出哼声。我仍继续抽插肉棒,似乎要把最后

  

  一滴精液也注入在其内。「噢…噢…」我好象连最后一滴也要挤出来,小幅度的

  

  前后摇动屁股。看着被我干得快要死掉的她我忍不住兴奋的大笑。「呜…呜…呜

  

  …」她不停的落泪。「你的屄太好了…」说完从她的肉洞拔出肉棒时,从里面带

  

  出血丝。「你的处女是我得到的。」我露出了满足的表情,用卫生纸擦拭沾在肉

  

  棒上的血迹和精液。她的腿激烈颤抖,彷佛罹患热病,没有被抓的乳房,也如波

  

  浪般起伏。虽然意识还保持清醒,但是一丝不挂的身体软弱无力,乳房被捏得酸

  

  胀,乳头和下体一阵火辣辣的感觉,阴道口的鲜血,精液和分泌物沿着白皙充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