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林峰,今年十二岁,在南滨市第一中学读初一。

  

  我的爸爸叫林剑中,在南滨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工作,妈妈周若秋,是南滨市人民医院内科主任。

  

  英武的爸爸是我的偶像,但他经常出差或者加班,陪伴我的时间屈指可数。

  

  妈妈今年36岁,身高1米68,披肩长发,皮肤白皙,面若美玉,是人民医院的院花。尤其引入注目的是妈妈有一双修长的美腿,腿部曲线极其优美。

  

  妈妈喜欢穿丝袜和高跟鞋。妈妈的衣柜里专门有一层放丝袜,大都是高档的超薄连裤袜,也有一些长筒袜,颜色以肉色、黑色、灰色居多。鞋柜里基本上都是尖头细高跟,还有几双工作时穿的平底鞋。

  

  从小耳濡目染,我也喜欢上了丝袜和高跟鞋,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慢慢的,美艳的妈妈成为了我的性幻想对象。

  

  从小学开始,我就从网上下载了很多乱伦的A片,尤其是丝袜乱伦的影片,有几十个G,看到里面的丝袜美母被侵犯的时候,我都把她们幻想成妈妈。

  

  但是,也只是幻想而已,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

  

  我很小就学会了手淫,手淫的时候我会拿着妈妈的丝袜。不过,我只敢用妈妈因为脱丝扔掉的丝袜,因为用丝袜是易耗品,很容易脱丝拉丝,而且一旦射在上面不好洗掉,会被发现。

  

  每当妈妈把不要的丝袜扔进洗衣间的垃圾篓时,我都会暗暗窃喜,然後偷偷的把妈妈的丝袜放进口袋,回房间享用,其实我很想保存下来,但怕被发现,只能用完後再扔进垃圾篓。

  

  今天晚上爸爸刚出差回到南滨,说好要回家吃饭,妈妈做好了饭菜,结果饭点的时候爸爸给妈妈打来电话:「老婆,我晚上不回家吃饭了,大刚非拉着我不让走,要给我接风,我晚上就不回家陪你们了,你们吃吧。」

  

  妈妈有点生气:「每次出差回来都是这样,给你做了那麽多菜,你又不回家吃了,晚上还醉醺醺的回来!「

  

  「对不起老婆,这次大刚非拉着我,不去不好看啊。」

  

  「随你的便!」妈妈挂上了电话,生气的说道:「又是这个大刚!」

  

  大刚叫陈刚,跟爸爸是同事,是技侦支队的,和爸爸关系非常好。

  

  我是一个善於观察的人,我发现每次陈刚看妈妈的时候眼神中都充满了欲望,而且经常盯着妈妈的腿看,也难怪,妈妈这样的大美女,那个男人不垂涎三尺,尤其是那双修长的美腿,即便不穿丝袜也很好看,更何况穿上丝袜,即便是她的亲生儿子也想入非非,有时候真羡慕爸爸,太有艳福了!

  

  吃完饭後,我说:「妈妈,我和王子夏说好了晚上去他家玩。」

  

  「去吧,早点回来,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

  

  王子夏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死党,我们俩家虽不在同一个社区,但相隔不到两公里,一个公车站的距离,所以经常往对方家里去玩。

  

  而且,王子夏的爸爸王君海是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妈妈的领导。更巧的是,他妈妈方美琴是南滨一中的语文老师,教我们班。

  

  方阿姨身材和妈妈相仿,前凸後翘,经常穿短裙丝袜高跟。方阿姨长得也很漂亮,但她的漂亮是那种妖娆的漂亮,尤其是她的眼睛,勾魂摄魄,让人充满欲望,跃跃欲试。

  

  有传言方阿姨和我们的系主任兼英语老师的赵磊,有暧昧关系。

  

  我跟王子夏无话不谈,互相知道对方的秘密,王子夏也是个小色狼,经常偷他妈妈的丝袜,对我妈妈也很感兴趣,我们甚至讨论过换母的话题。

  

  尤其劲爆的是,王子夏发现他爸爸的手机上有偷拍我妈妈的照片,他知道他爸的手机解锁密码,他把照片传到了自己的手机上,又传给了我。

  

  照片上妈妈穿着医生的白大褂和黑色及膝裙坐在椅子上,由於是坐着,所以及膝裙的下沿提升到了大腿根部,妈妈翘着腿,穿着肉色的超薄丝袜,更要命的是妈妈白嫩的丝足挑着金色的尖头高跟鞋。

  

  照片拍的很清晰,丝袜纹路看的一清二楚,太性感了,我们俩的鸡鸡都翘了起来。

  

  我来到王子夏家,王君海和方阿姨都出去了,就他一人在家。

  

  王子夏说:「快快快,我已经下好了,刚出的美母の连裤袜!」

  

  王子夏把A片拷在U盘里,然後插到他家60寸高清电视上,由於萤幕大,所以看起来更过瘾。里面的女优很漂亮,性感的美熟女,丝袜高跟,被上司迷奸了,而且被儿子看到,儿子居然以此为要胁,和母亲发生了关系。

  

  

  影片中女优的演技很好,面对儿子的侵犯,极力解释、挣紮後,还是被儿子撕开了裤袜,将两条丝腿扛在肩上强行插入。美艳的母亲被血气方刚的儿子插的哀嚎连连,儿子快射精时想推开儿子,但被紧紧抱住,最终内射,精液从蜜穴里流出来的时候,美母梨花带雨,痛哭不已。

  

  接着我们又看了几个片子,但都没有刚才那个精彩,正在这时,妈妈打来电话让赶紧回家。

  

  我随身带着U盘,将美母の连裤袜拷了下来然後回家了。

  

  临走的时候王子夏说:「这片子太要命了,我受不了了,呆会一定要射到我妈丝袜里。」

  

  回到家後,妈妈躺在卧室里,爸爸还没有回来。我想再看一遍那个A片,於是说:「妈妈,我困了,不等爸爸了,先睡觉了。」

  

  「好,你早点休息吧。」

  

  我回到房间,又看了一遍美母の连裤袜,鸡鸡涨得难受,看来要撸一发了,我想到了王子夏说要射他妈妈丝袜里,於是悄悄的来到洗衣间的垃圾篓里,发现没有扔掉的丝袜,不过洗衣间的晾衣杆上有一双灰色丝袜!

  

  我激动的拿在手里,薄如蝉翼,高档的丝袜手感很舒服,我捂在鼻子上问了问,隐约有妈妈的体香,这是一双还未洗的丝袜,对,妈妈今天就是穿的这双灰色丝袜,这是妈妈刚脱下的原味丝袜!我原来用丝袜打飞机的时候都是套在鸡鸡上,然後射里面。但这双是妈妈还要穿的丝袜,我想,到时候不射里面就是了,今天实在是受不了了。於是,悄悄的揣在怀里回到房间。

  

  我双手颤抖着,将丝袜套在了鸡鸡上,超薄丝袜摩擦着鸡鸡和龟头,好舒服,我一边看着影片中儿子肆意抽查美母,一边打飞机,幻想着妈妈穿着丝袜被我玩弄,几分钟之後突然感觉要射,刚想把丝袜拿掉就射了,而且射了很多,全都射在了妈妈的超薄灰丝里了。

  

  用妈妈的丝袜打飞机很爽,但是善後就很麻烦了。既然射在了里面,我索性不用纸巾了,直接用丝袜把鸡鸡残余的精液擦乾净,然後悄悄的走出房间,来到妈妈卧室门口,轻轻喊了几声「妈妈」,妈妈没有回答,看来睡着了。

  

  我於是放心的走进洗衣间清洗丝袜,刚洗了几下,突然门响了,坏了,爸爸回来了!

  

  我也顾不得洗了,赶紧将丝袜晾了起来,然後走出洗衣间,正好了爸爸走了个撞面。我假装镇定的说:「爸爸,你怎麽才回来?」

  

  爸爸一把抱起了我说:「爸爸和你大刚叔叔吃饭呢,我的好儿子,想爸爸了吗?」

  

  「当然想啊」

  

  「你妈呢?」

  

  「在卧室,你去看看妈妈吧,她估计还在生你的气。」

  

  「那好,我去看看你妈,你早点睡吧。」

  

  我回到房间,稍稍平复了心情,心想也不知道洗没洗乾净,但是不能再去洗了,不然水声会引起注意,应该洗乾净了吧,我安慰着自己。由於打了飞机,感到有点疲惫,不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被妈妈叫醒。「小峰,赶紧起来洗漱吃早饭,不然要迟到了。」

  

  我不情愿的起了床,睡眼惺忪的穿上衣服去洗漱,突然想到了昨天用妈妈的丝袜打飞机射在里面,不知道有没有洗乾净。但是我发现昨天晾在洗衣间里的那双灰色丝袜不见了!怎麽回事?难道妈妈发现了吗?

  

  我的心里忐忑起来,六神无主的洗漱完,然後去吃饭。

  

  妈妈说:「我已经吃完了,你爸爸也吃完去上班了,你赶紧吃吧。」

  

  「哦」

  

  我低头吃饭,吃完後妈妈简单地收拾了下,带着我出门了,妈妈穿着黑色的高跟鞋,肉色丝袜,不是那双灰色的。

  

  妈妈发动了高尔夫轿车,送我去学校。在路上,我感觉气氛和往常有点不一样,我由於心虚,所以不敢说话,也不敢正眼看妈妈。很安静,安静的有点不自然。

  

  终於,妈妈开口了:「小峰,最近课程学得怎麽样?」

  

  「还好吧」

  

  「嗯,小峰,你是大孩子了,而且上初一了,正是为中考打基础的时候,一定要把精力放在学习上,知道吗?」

  

  「知道。」

  

  此时我明白了,妈妈应该发现我用她丝袜打飞机的事了,我感到很害羞,也有点害怕,妈妈也不再说话,一路无言,到了学校大门口,我赶紧下车,说了声妈妈再见就跑向学校。背後听到了妈妈说:「慢点,注意安全!」

  

  来到学校,还没有上课,我在走廊里遇见了王子夏。

  

  王子夏说:「你小子怎麽了,神色不对啊。」

  

  我拉着他悄悄的说:「我昨天用我妈的丝袜打飞机射在里面,没洗乾净,今天被我妈发现了!」

  

  「你妈说你了吗?」

  

  「没有,但是她让我把精力放在学习上,肯定是发现了。哎,怎麽办啊?」

  

  「没事,这不怨你,要怨就怨你妈太漂亮了,对了,我爸昨天喝醉酒,我偷看他手机,结果有新发现哦。」然後,他拿出手机让我看,又是偷拍妈妈的照片,是昨天的,妈妈还穿着那双灰色丝袜。

  

  王子夏说:「看来我爸对你妈是越来越感性趣了。」

  

  南滨市人民医院。

  

  妈妈来到办公室就陷入了沈思,她今早发现了昨天穿的丝袜上有一些乾涸的硬块,仔细一看,原来是精斑,肯定不是老公的,那只能是儿子的了。妈妈感到不知道怎麽办才好,儿子长大了,有了性欲了,但是却用自己的丝袜手淫。想教育儿子,却不知道怎麽开口,毕竟有点羞於启齿。

  

  正在这时,妈妈的办公电话响了,号码显示是王君海的。

  

  「喂,王院长。」

  

  「若秋,赶紧来一下我的办公室,有急事!」

  

  「好的,我马上过去。」

  

  接着妈妈出了办公室,向副院长室走去。心想「什麽事啊,这麽着急。」妈妈不知道的是,她即将走进的不只是副院长办公室,更是一个巨大的旋涡……

  

  我叫林峰,今年十二岁,在南滨市第一中学读初一。

  

  我的爸爸叫林剑中,在南滨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工作,妈妈周若秋,是南滨市人民医院内科主任。

  

  英武的爸爸是我的偶像,但他经常出差或者加班,陪伴我的时间屈指可数。

  

  妈妈今年36岁,身高1米68,披肩长发,皮肤白皙,面若美玉,是人民医院的院花。尤其引入注目的是妈妈有一双修长的美腿,腿部曲线极其优美。

  

  妈妈喜欢穿丝袜和高跟鞋。妈妈的衣柜里专门有一层放丝袜,大都是高档的超薄连裤袜,也有一些长筒袜,颜色以肉色、黑色、灰色居多。鞋柜里基本上都是尖头细高跟,还有几双工作时穿的平底鞋。

  

  从小耳濡目染,我也喜欢上了丝袜和高跟鞋,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慢慢的,美艳的妈妈成为了我的性幻想对象。

  

  从小学开始,我就从网上下载了很多乱伦的A片,尤其是丝袜乱伦的影片,有几十个G,看到里面的丝袜美母被侵犯的时候,我都把她们幻想成妈妈。

  

  但是,也只是幻想而已,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

  

  我很小就学会了手淫,手淫的时候我会拿着妈妈的丝袜。不过,我只敢用妈妈因为脱丝扔掉的丝袜,因为用丝袜是易耗品,很容易脱丝拉丝,而且一旦射在上面不好洗掉,会被发现。

  

  每当妈妈把不要的丝袜扔进洗衣间的垃圾篓时,我都会暗暗窃喜,然後偷偷的把妈妈的丝袜放进口袋,回房间享用,其实我很想保存下来,但怕被发现,只能用完後再扔进垃圾篓。

  

  今天晚上爸爸刚出差回到南滨,说好要回家吃饭,妈妈做好了饭菜,结果饭点的时候爸爸给妈妈打来电话:「老婆,我晚上不回家吃饭了,大刚非拉着我不让走,要给我接风,我晚上就不回家陪你们了,你们吃吧。」

  

  妈妈有点生气:「每次出差回来都是这样,给你做了那麽多菜,你又不回家吃了,晚上还醉醺醺的回来!「

  

  「对不起老婆,这次大刚非拉着我,不去不好看啊。」

  

  「随你的便!」妈妈挂上了电话,生气的说道:「又是这个大刚!」

  

  大刚叫陈刚,跟爸爸是同事,是技侦支队的,和爸爸关系非常好。

  

  我是一个善於观察的人,我发现每次陈刚看妈妈的时候眼神中都充满了欲望,而且经常盯着妈妈的腿看,也难怪,妈妈这样的大美女,那个男人不垂涎三尺,尤其是那双修长的美腿,即便不穿丝袜也很好看,更何况穿上丝袜,即便是她的亲生儿子也想入非非,有时候真羡慕爸爸,太有艳福了!

  

  吃完饭後,我说:「妈妈,我和王子夏说好了晚上去他家玩。」

  

  「去吧,早点回来,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

  

  王子夏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死党,我们俩家虽不在同一个社区,但相隔不到两公里,一个公车站的距离,所以经常往对方家里去玩。

  

  而且,王子夏的爸爸王君海是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妈妈的领导。更巧的是,他妈妈方美琴是南滨一中的语文老师,教我们班。

  

  方阿姨身材和妈妈相仿,前凸後翘,经常穿短裙丝袜高跟。方阿姨长得也很漂亮,但她的漂亮是那种妖娆的漂亮,尤其是她的眼睛,勾魂摄魄,让人充满欲望,跃跃欲试。

  

  有传言方阿姨和我们的系主任兼英语老师的赵磊,有暧昧关系。

  

  我跟王子夏无话不谈,互相知道对方的秘密,王子夏也是个小色狼,经常偷他妈妈的丝袜,对我妈妈也很感兴趣,我们甚至讨论过换母的话题。

  

  尤其劲爆的是,王子夏发现他爸爸的手机上有偷拍我妈妈的照片,他知道他爸的手机解锁密码,他把照片传到了自己的手机上,又传给了我。

  

  照片上妈妈穿着医生的白大褂和黑色及膝裙坐在椅子上,由於是坐着,所以及膝裙的下沿提升到了大腿根部,妈妈翘着腿,穿着肉色的超薄丝袜,更要命的是妈妈白嫩的丝足挑着金色的尖头高跟鞋。

  

  照片拍的很清晰,丝袜纹路看的一清二楚,太性感了,我们俩的鸡鸡都翘了起来。

  

  我来到王子夏家,王君海和方阿姨都出去了,就他一人在家。

  

  王子夏说:「快快快,我已经下好了,刚出的美母の连裤袜!」

  

  王子夏把A片拷在U盘里,然後插到他家60寸高清电视上,由於萤幕大,所以看起来更过瘾。里面的女优很漂亮,性感的美熟女,丝袜高跟,被上司迷奸了,而且被儿子看到,儿子居然以此为要胁,和母亲发生了关系。

  

  影片中女优的演技很好,面对儿子的侵犯,极力解释、挣紮後,还是被儿子撕开了裤袜,将两条丝腿扛在肩上强行插入。美艳的母亲被血气方刚的儿子插的哀嚎连连,儿子快射精时想推开儿子,但被紧紧抱住,最终内射,精液从蜜穴里流出来的时候,美母梨花带雨,痛哭不已。

  

  接着我们又看了几个片子,但都没有刚才那个精彩,正在这时,妈妈打来电话让赶紧回家。

  

  我随身带着U盘,将美母の连裤袜拷了下来然後回家了。

  

  临走的时候王子夏说:「这片子太要命了,我受不了了,呆会一定要射到我妈丝袜里。」

  

  回到家後,妈妈躺在卧室里,爸爸还没有回来。我想再看一遍那个A片,於是说:「妈妈,我困了,不等爸爸了,先睡觉了。」

  

  「好,你早点休息吧。」

  

  我回到房间,又看了一遍美母の连裤袜,鸡鸡涨得难受,看来要撸一发了,我想到了王子夏说要射他妈妈丝袜里,於是悄悄的来到洗衣间的垃圾篓里,发现没有扔掉的丝袜,不过洗衣间的晾衣杆上有一双灰色丝袜!

  

  我激动的拿在手里,薄如蝉翼,高档的丝袜手感很舒服,我捂在鼻子上问了问,隐约有妈妈的体香,这是一双还未洗的丝袜,对,妈妈今天就是穿的这双灰色丝袜,这是妈妈刚脱下的原味丝袜!我原来用丝袜打飞机的时候都是套在鸡鸡上,然後射里面。但这双是妈妈还要穿的丝袜,我想,到时候不射里面就是了,今天实在是受不了了。於是,悄悄的揣在怀里回到房间。

  

  我双手颤抖着,将丝袜套在了鸡鸡上,超薄丝袜摩擦着鸡鸡和龟头,好舒服,我一边看着影片中儿子肆意抽查美母,一边打飞机,幻想着妈妈穿着丝袜被我玩弄,几分钟之後突然感觉要射,刚想把丝袜拿掉就射了,而且射了很多,全都射在了妈妈的超薄灰丝里了。

  

  用妈妈的丝袜打飞机很爽,但是善後就很麻烦了。既然射在了里面,我索性不用纸巾了,直接用丝袜把鸡鸡残余的精液擦乾净,然後悄悄的走出房间,来到妈妈卧室门口,轻轻喊了几声「妈妈」,妈妈没有回答,看来睡着了。

  

  我於是放心的走进洗衣间清洗丝袜,刚洗了几下,突然门响了,坏了,爸爸回来了!

  

  我也顾不得洗了,赶紧将丝袜晾了起来,然後走出洗衣间,正好了爸爸走了个撞面。我假装镇定的说:「爸爸,你怎麽才回来?」

  

  爸爸一把抱起了我说:「爸爸和你大刚叔叔吃饭呢,我的好儿子,想爸爸了吗?」

  

  「当然想啊」

  

  「你妈呢?」

  

  「在卧室,你去看看妈妈吧,她估计还在生你的气。」

  

  「那好,我去看看你妈,你早点睡吧。」

  

  我回到房间,稍稍平复了心情,心想也不知道洗没洗乾净,但是不能再去洗了,不然水声会引起注意,应该洗乾净了吧,我安慰着自己。由於打了飞机,感到有点疲惫,不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被妈妈叫醒。「小峰,赶紧起来洗漱吃早饭,不然要迟到了。」

  

  我不情愿的起了床,睡眼惺忪的穿上衣服去洗漱,突然想到了昨天用妈妈的丝袜打飞机射在里面,不知道有没有洗乾净。但是我发现昨天晾在洗衣间里的那双灰色丝袜不见了!怎麽回事?难道妈妈发现了吗?

  

  我的心里忐忑起来,六神无主的洗漱完,然後去吃饭。

  

  妈妈说:「我已经吃完了,你爸爸也吃完去上班了,你赶紧吃吧。」

  

  「哦」

  

  我低头吃饭,吃完後妈妈简单地收拾了下,带着我出门了,妈妈穿着黑色的高跟鞋,肉色丝袜,不是那双灰色的。

  

  妈妈发动了高尔夫轿车,送我去学校。在路上,我感觉气氛和往常有点不一样,我由於心虚,所以不敢说话,也不敢正眼看妈妈。很安静,安静的有点不自然。

  

  终於,妈妈开口了:「小峰,最近课程学得怎麽样?」

  

  「还好吧」

  

  「嗯,小峰,你是大孩子了,而且上初一了,正是为中考打基础的时候,一定要把精力放在学习上,知道吗?」

  

  「知道。」

  

  此时我明白了,妈妈应该发现我用她丝袜打飞机的事了,我感到很害羞,也有点害怕,妈妈也不再说话,一路无言,到了学校大门口,我赶紧下车,说了声妈妈再见就跑向学校。背後听到了妈妈说:「慢点,注意安全!」

  

  来到学校,还没有上课,我在走廊里遇见了王子夏。

  

  王子夏说:「你小子怎麽了,神色不对啊。」

  

  我拉着他悄悄的说:「我昨天用我妈的丝袜打飞机射在里面,没洗乾净,今天被我妈发现了!」

  

  「你妈说你了吗?」

  

  「没有,但是她让我把精力放在学习上,肯定是发现了。哎,怎麽办啊?」

  

  「没事,这不怨你,要怨就怨你妈太漂亮了,对了,我爸昨天喝醉酒,我偷看他手机,结果有新发现哦。」然後,他拿出手机让我看,又是偷拍妈妈的照片,是昨天的,妈妈还穿着那双灰色丝袜。

  

  王子夏说:「看来我爸对你妈是越来越感性趣了。」

  

  南滨市人民医院。

  

  妈妈来到办公室就陷入了沈思,她今早发现了昨天穿的丝袜上有一些乾涸的硬块,仔细一看,原来是精斑,肯定不是老公的,那只能是儿子的了。妈妈感到不知道怎麽办才好,儿子长大了,有了性欲了,但是却用自己的丝袜手淫。想教育儿子,却不知道怎麽开口,毕竟有点羞於启齿。

  

  正在这时,妈妈的办公电话响了,号码显示是王君海的。

  

  「喂,王院长。」

  

  「若秋,赶紧来一下我的办公室,有急事!」

  

  「好的,我马上过去。」

  

  接着妈妈出了办公室,向副院长室走去。心想「什麽事啊,这麽着急。」妈妈不知道的是,她即将走进的不只是副院长办公室,更是一个巨大的旋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