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工作八小时

  我脱去身上的衣服,露出一身精壮的身材,李修平俏脸一红,啐道∶“坏东

  西,灯也不关就脱衣服了!”

  

  我蓄意要彻底击垮李修平的端庄和矜持,所以我坐在床上对她说道∶“修平

  姐,来看看我的小弟弟呀!”听了我的话,李修平的心跳得很厉害,坐在那里没

  动,因为她从未如此过。

  

  我看着她玉颊泛起的红晕,说道∶“修平,你要真正享受到爱的乐趣就必须

  如此,来吧,不要害羞!”

  

  李修平红晕未消,益发娇艳欲滴,她慢慢的移过来,听话的看着那令人害怕

  的狰狞肉棒。我看着她诱人的神态,我拉着她的手慢慢的放在我的腿间。李修平

  心跳得更厉害了,红晕开始蔓延至耳朵和玉颈,把头扭开,不肯去看。

  

  我拉着她的手在我腿间上下套弄,她的手无力全凭我的引导。但受到热力的

  刺激,李修平忍不住瞥了一眼,呻吟一声∶“好烫!”

  

  我心中得意,握她的手加大了力度,李修平早耳根都红透了,伸手按着我的

  手,不让我弄下去,大嗔道∶“承飞,我不行了┅┅”

  

  我轻轻推开她的玉手∶“我知道你从未享受过真正的性爱乐趣,所以我这样

  做,才能使你真正得到至高无上的乐趣!”话出口便后悔,如果她问为何知道她

  从未享受过性爱乐趣我该如何回答?

  

  好在李修平一对俏目再离不开我那诱人的大肉棒,多年压制着的情火熔岩般

  爆发开来。她娇嗔道∶“我的表情就那麽像未享受过高潮的吗?”

  

  我的手由她香肩滑下,在她挺秀的胸部大肆活动,指尖掌心到处,传入一阵

  一阵的异性热力,刺激得她不住颤抖喘急。李修平“啊”一声叫了起来,抬起头

  来,瞧往我,秀目充满欲火,已到了不克自持的地步。

  

  我对上她的红唇,享受着充满了情意的热吻,然后说道∶“我的小弟弟雄伟

  吗?”

  

  李修平笑道∶“我想它一定能给我带来乐趣的。”

  

  我的一对大手探进了她的衣服里,在她胸前双乳一阵捏搓。然后对娇喘不已

  的李修平微笑道∶“你的乳房好柔软。”

  

  李修平似嗔似喜地白了我一眼∶“好了没有?”

  

  “好了!”得到了修平姐的允许,我飞快地脱去了她身上的衣服。美丽、成

  熟、圣洁的身体呈现在我的面前,我几乎无法唿吸了,因为那强烈的心跳使我几

  乎要缺氧窒息!几根散乱的秀发搭在额头上,端庄的脸蛋上飞着红霞,挺秀的胸

  部上一对圆实的深色乳头闪动着诱人的颤抖,扁平的细腰丝毫看不出生育过的痕

  迹,小腹下茂盛的乌黑阴毛在灯光下泛着成熟的光芒,修长的大腿充满弹性,浑

  圆柔软的屁股洁白如玉。她哪里是李修平?她简直是天上的仙女,如此的完美无

  暇!

  

  成熟的李修平浑身的肌肤泛着如白玉陶瓷般、少女无法比拟的光泽,令我感

  到耀眼!我如野兽般沉重的唿吸,一下子扑到李修平的身上,李修平“咯咯”娇

  笑不已。

  

  此时已无需调情,因我已无法忍受了,需进入那美丽温暖的肉洞中才能稍息

  我心中的熊熊欲火。双手分开李修平的双腿,龟头触到那泊泊溪流的玉洞,屁股

  一挺便整根进入,李修平轻唿一声∶“啊!”似不能承受我的粗棒也似快乐的呻

  吟。

  

  我已无暇顾及她的感受,进入了迷人的肉洞之中便开始疯狂的野兽行为,此

  时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冲刺!冲刺!再冲刺!!直至射精!!

  

  李修平在我身下承受着从未受过的鞭策,腿间传来的极度强力的快感迅速传

  遍全身,口中发出“啊!啊!”的快乐的唿叫!双手如疯了般在我头发上乱扯,

  在我虎背、肩上乱抓,那一向整齐的头发现在 乱不已┅┅

  

  我喘着粗气赞道∶“修平,你好棒!你的阴道好紧窄,一点也不像生过孩子

  的!”

  

  李修平半闭美眸娇喘  道∶“说罢,你尽管说些轻薄话来调戏我吧!”她

  没有再骂我了。

  

  我双手都无法去摸我想摸的乳房,因为我的疯狂抽插,双手须抱住李修平宽

  大的臀部稳定位置。李修平的双腿曲起,脚掌不停的在床单上蹭来蹭去,好像心

  中有力无处发一样┅┅她从未想过男人会如此强劲有力,那次次顶到小腹深处的

  感觉使她不能控制自己胯间的收缩与颤抖。

  

  “好美呀!”她在心中大声叫道,那玉洞中不停地流出滑腻的透明粘液来,

  被强烈的摩擦磨成了白色的小泡泡┅┅

  

  我的双手紧紧箍着她滑不留手的玉臀,十指几乎陷入股缝中。经过十几分钟

  的狂野,我在极度快乐中如火山喷发般喷出了快乐的源泉!那灼热的火山岩浆射

  到李修平敏感的肉壁上,烫得端庄的她浑身轻抖不已,洪水破堤而出,达到了她

  有生以来第一次高潮!

  

  ┅┅

  

  我满足地躺下,李修平马上粘了上来。伏在我胸前,气喘  。经过刚才剧

  烈的运动,我俩都浑身是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我缓缓抚摸着李修平滑腻

  的后背,安抚她激动的心情。

  

  良久,我好像感到胸前湿了,低头一看,李修平两行清泪无言的流下,我慌

  了∶“李姐,怎麽了?怎麽哭了?是我做错了什麽吗?”

  

  李修平摇摇头,轻声道∶“不是,我是喜极而泣,我太高兴了,我从未如此

  好过!”

  

  我放下心∶“我也是,我爱你,修平!”

  

  “我那麽老了,不值得你爱!”

  

  “你哪里老了,看起来最多二十七、八的样子。再说爱情是不分年龄的!”

  我急忙表明心意。

  

  “可我结过婚,而且又有小孩,而且又是公众人物,如果我和你好,那影响

  可就大了。”李修平考虑问题要全面长远一些。

  

  “那┅┅我和你私底下继续交往,如何?”我是不想放弃如此美丽成熟的播

  音员。

  

  “我也是这麽想到,我想我再也离不开你了,可是这样会不会委屈你?”李

  修平担心的说。

  

  “不会,能和你继续交往,我就心满意足了,不求名份。”我欢喜的说。

  

  “怎麽这些话好像都是女人说的?”李修平看着我,相视而笑。

  

  “刚才快乐吗?”我问道。

  

  李修平沉默了一会,柔声道∶“说老实话,我从未体验过刚才那种强烈的快

  感和最后那种令人舒服得好像飘上天的云里雾里的感觉。”

  

  “这就是高潮,你从未体验过?”我问道。

  

  “从来没有尝试过,刚才我简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脑子里一团浆煳,但

  又感到全身 麻得无力动弹,想推开你那作恶的东西,偏偏快感又不断的从那里

  传来,只想┅┅只想┅┅唔,不说了!”李修平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将脸贴在

  我胸上。

  

  我听得好奇,问道∶“到底是什麽吗?不要只说一半嘛!”

  

  “我不说。”此时的李修平好像一个少女似的。

  

  我将手探入下方,抚弄着她丛毛中的阴蒂,弄得李修平在我怀中乱动。“说

  不说?不说再弄!”我威胁道。

  

  “不要!好啦!我说了,你可不许再弄!”李修平抵不过我的强大攻势,向

  我投降,将嘴凑到我耳边悄声说道∶“当时┅┅当时┅┅我、我想拉尿!”说完

  飞快的起身脱离我的魔爪,跑进浴室“砰”的一声将门反锁,然后传出水声。

  

  我愣了一会才明白,听到亿万人民面前端庄的出新闻播音员李修平向我说出

  这个词的时候,我心儿噗噗狂跳,那话儿如着魔般又慢慢昂起头来!

  

  我下床走到浴室门口敲门道∶“平,开门。”

  

  “干嘛?”李修平的声音从里响起。

  

  “我也想洗!”我厚颜说道。

  

  “等我洗完了,你再洗!”

  

  “我想和你一起洗。”我说出心中所想,料想她一定会欣然接受。

  

  但没想到,“我不惯和别人洗,你等等吧!”她拒绝了,然后她在浴室中唱

  起了歌。李修平的声音甜美清脆,唱歌着实好听,不过传到我耳中变成了她叫春

  诱惑我的呻吟了!

  

  啊!我不能忍受了!这锁难不到我,我将我那多功能的皮带里藏的铁丝拿出

  来,几下便弄开了门锁,冲了进去。

  

  李修平见我冲进来,忙推我∶“出去,出去!”

  

  我哪里肯依,忙把她的小嘴对着,把这湿漉漉的美女拥个结实。李修平起始

  时还不断挣扎,但瞬即在我的热吻下溶解下来,还搂紧了我。

  

  我待她的情绪由反抗变成接受后,才放开了她的樱唇道∶“平,以后你要习

  惯和我一起洗。”

  

  李修平看着我,嘴角挂着一丝微笑道∶“你这麽霸道,想不习惯都不行。”

  

  我看着她湿漉漉冰肌玉骨般光滑胴体,不禁心旌摇荡,尤其她说话唿吸间,

  双峰动荡有致,道∶“你会发现和我一起洗的乐趣的。”

  

  我拿起浴巾便要为她洗澡,李修平双手按在我的身上,任由我在她玉体上拭

  擦。李修平感到那手似有魔力,所到之处均能引起内心一阵骚动,小腹内一阵阵

  的燥热,传遍全身。

  

  我将李修平搂进怀中,嗅着她的发香,腿胯间那话儿开始昂起。李修平正紧

  靠着我,哪会感觉不到?“啊”的一声满脸火红,思想开始混乱,香唇再给我啜

  着,还熟练地逗弄她的香舌。我把娇柔乏力的李修平转了过来,让她撑在墙上。

  李修平丰满的隆臀刚好靠贴着我隆起的最敏感地方,个中感应妙况,可以想知,

  我的一对手立刻在她的身体上下活动起来。

  

  李修平感到屁股后一个棒儿热乎乎的不住顶着,立刻唿吸急促,血液冲上脸

  都,头脸滚热起来。我大叹李修平成熟,她身上被水淋湿更为滑腻,探手下去,

  到了她温暖清腻的大腿,触手处结实丰满,更不能停下手来。

  

  李修平收到爱抚,屁股微微的在向我耸动,像是希望我那热棒与她做更紧密

  的接触。她如此在我怀里揉贴蠕动,我哪还忍得住,一对手又由她的小腹进军至

  胸脯处。李修平细眼如丝,小嘴发出使人心摇魄荡的呻吟,任我轻薄┅┅

  

  我用手探入李修平的腿间,入手之处油腻湿滑,便在她耳边笑道∶“修平,

  又有水了!”

  

  李修平羞道∶“哪有┅┅那是水而已!”

  

  我哈哈一笑∶“对呀,是水嘛。”

  

  李修平回头争辩道∶“不是那种水,你知道我说的是热水!”

  

  “是热水呀!还粘粘的呢!”我边用手指边说着。

  

  李修平摇头不依,想要回身抱住我,我不让,问道∶“试过从后做爱的滋味

  没有?”

  

  李修平用战抖的声音道∶“没有,你想这样吗?”

  

  “既然你没有试过,那今天试试!”我笑道。

  

  我搂着李修平扁平的腰,让她把屁股再稍微翘起一点,大手按在她宽大的臀

  部上揉弄。李修平的屁股宽大,虽不像一些少女似的翘起,但却非常浑圆柔软,

  手感极好。两瓣屁股中是灰色的肛门,肛门现在紧紧的闭着,周围有一圈细细的

  肛毛,被水淋湿乖乖的贴在肛门周围。李修平的肛门好性感,我用手在上面轻轻

  揉了一揉,李修平顿时浑身轻抖,那肛门的皱纹也马上更紧了一些,好像非常害

  羞,不欢迎我的样子。

  

  修平小声叫道∶“承飞,你在干吗?”

  

  我笑道∶“我在彻底的了解你呀!”

  

  “你┅┅你是不是弄错了地方?”李修平小声羞问。

  

  “这里是肛门吧?难道不是吗?”我装煳涂,但明显感到阴茎又硬了一些。

  

  “┅┅是┅┅但你弄那里干吗?不要弄了!求求你,我羞死了!”李修平求

  道。

  

  我也不想第一次就让李修平难过,于是用手向前摸了摸她那两片肥厚的大阴

  唇,好软好滑!摸了一会,那淫水如溪流不断流下,弄得李修平自己的腿间粘乎

  乎的。而李修平也好像不能承受这个姿势,想要改变!我忙站起来,将挺硬的阴

  茎从后对准湿湿的肛门便顶。

  

  李修平的肛门很紧,我那硕大的龟头被拒之门外,同时李修平叫道∶“弄错

  了,弄错了,承飞┅┅不是那里!”

  

  我暗笑一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太心急了!”于是重新对准李修平

  那红红的湿润洞口,一顶,龟头及前半部份进去了!

  

  

  

  

  

  成人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我们不对任何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