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男真经,是一本极邪淫的书,此经记载一招「摄阳之术」,就是男人和男人交媾,摄取对方之元阳精气,传

  修练此中淫功可青春永驻,甚至长生不老。

  

  长安城中有一个有钱有势的暴发户,主人南宫豹今年三十壮年,容貌俊酷,身材粗犷,是一个重色欲强的男人。

  

  他一共收了秦、李、萧、白四房男妾,个个俊美标致,乃男人中的极选,府中上下都在他们姓氏後加「郎君」

  称呼。

  

  南宫府的後花园中传来一阵男人嘻笑声,那南宫豹和众男妾都全裸身子在玩蒙眼抓人的游戏。

  

  「呵呵…官人我在这啊…」「官人来抓我啊…」众男妾边跑边拍手,嘻笑叫……道。

  

  南宫豹循声一个箭步上前,抓到了秦郎君,「哈哈哈!被我抓到了吧!来,让我猜猜是谁。」南宫豹从背後抱

  住秦郎君,他双手抚摸秦郎君的脸颊、胸膛,轻搓乳头,再摸到秦郎君跨下阳具。

  

  「是秦郎君对吧。」南宫豹扯下眼上丝巾一看,果真是秦郎君。

  

  「官人真厉害,给您猜中啦…」秦郎君侧头淫笑道。

  

  「那是当然的,嘿¨抓到的人该怎处罚呢…」南宫豹轻咬秦郎君的耳肉,低喃道。

  

  「呵呵…」秦郎君反过身把嘴凑上,将舌探入南宫豹的口中,和他交缠着。

  

  「唔¨啧啧┅」两人嘴舌激情缠吻,手在比彼此发热的肉体上爱抚搓磨着。

  

  秦郎君把舌伸出南宫豹的嘴,顺着南宫豹的下颚、颈部舔到那对硕大结实的胸肌上,他用舌去逗弄南宫豹乳头

  上挂着的小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南宫豹的……乳头被滚动的铃铛轻扯着,酥麻快感急涌而上。

  

  秦郎君再缓缓滑下,来到南宫豹那满布黑亮耻毛的腹部,他握着南宫豹那根坚挺粗大,红通炙热的阳具磨擦拍

  打自己的脸颊。

  

  一旁的三个男妾看的淫欲高涨,炙火燃烧,也走上前,一人和南宫豹舌吻,一人舔逗乳头,一人爱抚搓捏结实

  混圆的臀肉。

  

  「哦┅」南宫豹一次受到四方涌袭的快感,禁不住呻吟起来。

  

  秦郎君握住南宫豹的阳具送入口中,他用舌尖舔逗龟头上着的珠子,珠子不住滚动刺激龟头眼,让南宫豹爽到

  极点。

  

  南宫豹再也按耐不住心中已高涨熊烈的欲火,他把秦郎君压在草地上,抬起他的双脚搭在自己的肩上,手指抹

  上口液探入秦郎君的淫穴中抠弄,然後握着自己那根蓄势待发坚硬勃挺的大阳具直入幽穴寻密探所。……一旁的三

  个男妾,一人躺着被另一人抽插,另一人又在从後头插上,成叠罗汉之姿。

  

  「哦¨哦¨啊┅啊┅」花园中淫声阵阵,肉体相碰声啪啪做响。

  

  「哦¨哦¨官人¨再深入一点¨哦¨对¨再用力些¨哦¨好爽¨哦┅」秦郎君紧抱着南宫豹汗汁满布的身躯,

  不住发浪淫叫着。

  

  「呵¨呵¨小淫男¨我¨我插死你¨哦…哦…」南宫豹发狂般的用力猛插,吱吱声响;那两粒睾丸拍打着秦郎

  君的臀肉,啪啪作响。

  

  「哦¨哦¨哦¨」一旁的三男妾亦是做的如火如荼,激战连连,白郎君跨在萧郎君面上,将阳具塞入白郎君嘴

  中吹含,李郎君则奋力的奸淫白郎君湿润的菊穴幽沟。

  

  一会儿,南宫豹高潮来袭,他抽出青筋暴突,红润炙热的阳具塞进秦郎君的嘴中,跟着,噗吱一声,白稠稠的

  琼液泄满秦郎君的口中嘴边都是。

  

  秦郎君一脸淫荡的伸舌舔拭着那腥浓鲜美的玉液。

  

  「呼¨呼¨爽¨真爽┅」南宫豹摊在秦郎君的身上喘息道。

  

  接下来,秦郎君加入三男妾中,两人一对,上演激情惹火的活春宫给南宫豹看。

  

  「哦¨哦¨哦¨啊┅」四人享受着肉体交欢的高潮快感,不一会,阵阵琼浆玉液泄满身上穴中。

  

  四人泄完後,纷纷爬到南宫豹身边,吻成一团。

  

  南宫豹有一独子,是和已被他休去的妻子生来传香火的,他叫南宫齐,他遗传到父亲俊美的面孔,但他十分不

  喜南宫豹荒淫的行为,便离家到苏州书院读书。

  

  日子悠悠过去数月了,南宫齐心想也很久未归看看,他便收拾些衣物,打了个小包袱,准备回家住些天。

  

  他一路北上朝长安而行。

  

  这一日傍晚,南宫齐来到一个小镇上,他想天也暗了,便间客栈歇脚过夜。

  

  ……

  

  南宫齐把包袱放在客房中,便下楼找了个位子,叫了几样小菜来吃。

  

  「喂!你听说没,最近南边好多城镇的男子都离奇死亡,而且他们的尸体都像被吸乾似的,真可怕。」隔壁桌

  的中年男子对友人说道。

  

  「当然知啊!总理衙门也派出「捕神」要来缉凶了,我还听说凶手已往北而行了。」友人惊恐的回道。

  

  「那搞不好已到我们这了吗!我看要小心才是喔。」中年男子小声说道。

  

  「竟有这种事啊¨那我可要多小心,快些回家才是┅」南宫齐心道。

  

  「唉呀¨这不是「捕神」吴耀大人吗?欢迎欢迎。」掌柜的满脸笑容上前说道。

  

  只见一名英俊冷酷的高大男子走进客栈,他一身精壮结实的肌肉,魁武粗犷,背後配着一把长剑。

  

  「啊¨捕神来了。」「难道那凶手真来道这了┅」刚才对话的两人低咕道。

  

  ……

  

  「他就是捕神¨竟如此的俊呐┅」南宫齐忍不住赞叹,心中暗喜。

  

  「掌柜的,给我一间房间,我要在此过夜。」吴耀冷峻的说道,直上楼去,掌柜急忙跟上招呼。

  

  当晚,南宫齐正自熟睡中,忽听远处一阵男子凄惨叫声,划破宁静的夜空。

  

  「发生什麽事了?」南宫齐跳下床,开窗欲探看究竟。

  

  「砰!」隔壁房的窗子一声响被撞开一道矫健的身影飞出。

  

  「是捕神!难道是凶手行凶了┅」南宫齐急忙披上衣衫,出客栈快步跟去。

  

  吴耀的身手飞快直奔一坐竹林而去,南宫齐远远跟在後头。

  

  竹林中,一名身穿黑色薄纱衣衫的长发男子站在一具全身乾枯死去的裸男尸前,他脸上围着一张黑色丝巾,看

  不清面孔。

  

  「黑罗!你为了修练「童男真经」上的淫邪功夫竟害死这麽多男子!我今天

  

  一定要你正法伏案!」吴耀抽出长剑直指黑罗怒喝道。

  

  「哼!你竟跟到这来了,不过¨你能耐我何呢?」黑罗一双抹着深蓝眼粉的媚眼看着吴耀。

  

  「这次不会让你跑了,看剑!」吴耀一剑快狠的砍向黑罗。

  

  黑罗身子异常灵巧的避开,袖中甩出数跟长针飞向吴耀。

  

  「铛!铛!铛!」吴耀举剑尽数挡下,「可恶¨再吃我一剑!」吴耀长剑飞快刺去。

  

  「呵呵…太慢了。」黑罗翻跃过吴耀头上,袖中长针再出,刺中吴耀的背。

  

  「啊┅」吴耀叫了一声,反身举剑护在自己面前,背上被刺中的长针伤口不断炙热起来,很快的散布全身。

  

  「你中了我的「烈阳金针」,待会你就会阳具暴起,淫欲难耐,如果你没在一个时辰内和童贞之男交媾,泄去

  阳物中剧毒,那你就会爆阳而死,呵呵呵…」

  

  $$ 黑罗得意笑道。

  

  「可恶¨你┅」吴耀撑着剑怒视着黑罗,他的身子越来越热,跨下的阳具果真直直硬挺起。

  

  「哈哈哈┅吴耀,你还是快找个童男泄欲吧!如果不愿,那你就等死吧!我不奉陪了。」黑罗笑了笑,转身没

  入林中。

  

  「吴大人¨吴大人¨」躲在一旁的南宫齐见黑罗走了,才敢现身,快步上前扶住吴耀。

  

  「你¨你是┅」吴耀痛苦的看了看南宫齐一眼。

  

  「我¨我叫南宫齐,我偷偷跟着你来的¨你伤怎麽样?」南宫齐问道,眼睛却不住瞄着吴耀那根明显突出的阳

  具。

  

  「我¨我好难受┅好痛苦┅」吴耀跌坐在地,他的双手紧按着那根充满淫欲的阳具,额上热汗直冒。

  

  南宫齐看着痛楚不已的吴耀,心下做出决定,「我刚听黑罗说要解你的毒要童男之身才行,我¨我来帮你┅」

  南宫齐缓缓脱去身上的衣衫,他要献身给吴耀,$$ 除了解去他的毒,也是为了自己的爱欲。

  

  「你¨你¨不¨不可┅」吴耀不愿和男子交媾,必竟他没试过也不能接受,他想,一个大男人和另一个男人交

  媾,要是被人知那自己面子要往那摆。

  

  「你不要拒绝了,难道你想这样就死吗?那黑罗呢?让他继续害人吗?」南宫齐趴到吴耀身上脱去他的上衣,

  古铜精实的肌肉呈现在眼前,是那麽的令人诱惑的,两颗深红的乳头已然挺起。

  

  吴耀听了南宫齐的话也不知该再如何拒绝了,他闭上眼接受南宫齐的解救。

  

  南宫齐把嘴凑上和他深吻,他品尝着吴耀口中蜜液,含着他肥厚的嫩舌,双手轻捏爱抚吴耀的胸肌乳头,自己

  那根也已硬挺起的阳具和吴耀的阳具轻轻磨擦着。

  

  「唔¨哦┅」同样也是未破身尝禁果的吴耀,感到一种无法言语的酥麻快感……袭涌全身。

  

  南宫齐的舌灵巧在吴耀的乳头上打转挑逗,他的手解去吴耀的腰带,退下裤子,然後轻抚吴耀的阳具,揉搓粉

  嫩鲜红的龟头。

  

  吴耀此时已受浸在满满的淫欲当中,他感受着第一次尝到的高潮爽快,双手不自禁的爱抚南宫齐的细背,搓捏

  稚嫩的臀肉,轻搔着南宫齐的菊口处,下身不住顶磨南宫齐的阳具。

  

  南宫齐的舌缓缓滑到吴耀的阳具上,他舔着那暴出青筋的根,亲啄硕大鲜嫩的龟头,他撑开吴耀的脚,湿舌沿

  着阳具游移到睾丸上,他扶着那两粒宛若茘枝般大的睾丸含入口中品尝着。

  

  「哦¨啊┅」吴耀从不知这种令人如身极乐的感觉是那麽的美好,他很享受着。

  

  南宫齐起身坐到吴耀身上,他握住吴耀的阳具,让龟头轻搔自己的淫穴处,「哦┅」南宫齐忍不住仰头呻吟。

  ……跟着,南宫齐让龟头慢慢探入幽穴中,并运起臀力让穴口紧缩又放的。

  

  「哦┅」吴耀简直爽到极点了,他坐起身抱住南宫齐,下身往上用力挺进,整根插入南宫齐的淫穴深沟中。

  

  「哦┅哦┅哦┅」南宫齐仰头放浪呻吟,身子上下摆动迎合着吴耀的进攻。

  

  「哦¨哦¨啊哈┅」吴耀感到南宫齐的密穴紧含着自己的阳具,是那麽的爽快,高潮不断。

  

  { 南宫齐狂浪扭摆着下身,他靠在吴耀的肩上轻咬着,双手抱着吴耀炙热的身躯爱抚乱抓,吴耀的背都现出一

  丝丝爪痕。

  

  「哦¨哦¨哦…哦……」汗水不住涌出布满吴耀的身躯,他感到心中有种非常激爽的感觉直袭全身,阳具不禁

  一颤,射出一道白稠炙热的玉液。

  

  随着吴耀达到高潮泄阳他身中的毒也退去身子不在发热,南宫齐也自淫泄出淫液在吴耀的胸腹上,他把身子躺

  上摩擦着。

  

  「多谢你¨我┅」吴耀抱着倚在胸前的南宫齐柔声说道。

  

  「不¨不用谢我,除了帮你,也是因为┅我喜欢你┅」南宫齐面带羞红的低声说道。

  

  「你┅」吴耀微惊,但随後温柔亲吻南宫齐的额,或许是因南宫齐的献身相救,又或许是自己也对他有感觉而

  喜欢他吧!他接受了南宫齐的爱。

  

  「对了,黑罗的事要怎麽办呢?」南宫齐问道。

  

  「嗯¨他一路从云南北上不停找男子交媾摄取精气元阳,今天在这被我碰到,他一定会立刻转往别地。」吴耀

  说道。

  

  「那他到底练的是什麽邪功?我有听你说好像叫「童男真经」是吗?」南宫齐问道。

  

  「嗯¨那是一本很邪的淫书,书中记载一种「摄阳之术」,练此功不但可用保青春,还能长生不老,黑罗就是

  因为这样才会牺牲这麽多人命。」讲到愤恨处,……吴耀脸露怒意,他发誓一定要除了黑罗,更要毁了那本害人的

  邪淫之书。

  

  「嗯,那你想黑罗下一个地方会是那呢?」南宫齐问道。

  

  「长安,我想他会到那。」吴耀回道。

  

  「是吗¨那你不就要到长安吗?我也要回长安,不如一同去吧!」南宫齐喜道,他还真不愿和吴耀分开,一听

  他也要到长安,难掩心中喜悦。

  

  「嗯¨」吴耀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

  

  两人回到客栈收拾包袱便一同前往长安。

  

  话说吴耀和南宫齐两人一路赶着回长安。

  

  黑罗早两天来到长安,他早听说南宫豹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而且他家人口众多,正好合了自己的须要,便藉

  机色诱南宫豹,成了他第五个男妾。

  

  柔软的大床上,南宫豹全裸被反手捆绑起来,而化名为潘文瑞的黑罗一脸淫荡的站在床边,他身穿着一件金丝

  网状的丝衣,手拿着一根握把成阳具型的软鞭,……他用鞭子轻轻在南宫豹的胸腹扫弄。

  

  「呵呵¨官人,您没试过这样刺激的游戏吧?」潘文瑞淫笑道,一双勾魂媚眼充满淫意看着南宫豹。

  

  「是啊,真的很刺激,快继续啊!」南宫豹兴致勃勃的说道。

  

  「呵…」潘文瑞从小桌上拿了一只点火的蜡烛走到南宫豹身边,然後倾斜蜡烛,一滴滴的烛油滴在南宫豹精实

  的胸肌上。

  

  「哦┅哦┅」南宫豹感到微疼,但却疼得有种爽快的感觉。

  

  潘文瑞爬上床,他站在南宫豹面前,伸出脚去轻踩揉南宫豹硬挺粗大的阳具,他脚掌按在茎上画圈型的踩揉,

  用脚指轻扯那片乌黑亮泽的耻毛。

  

  「哦┅」南宫豹呻吟着,用脚刺激的感觉和手别有一番不同的新鲜快感。

  

  潘文瑞趴到南宫豹的身上,他用软鞭的阳具型握把轻划南宫豹的脸颊、嫩唇,……在颈部游移,再滑到乳头上

  玩弄那乳上挂着的铃铛。

  

  然後,潘文瑞爬起去吻南宫豹的额、鼻、唇、颈子,舔逗乳头,以舌尖刺激肚脐眼,再移到阳具上含弄那粗大

  的茎部,舔逗肥厚红润的龟头,手搓揉那两粒饱满的睾丸。

  

  「哦¨潘郎,我受不了了¨快!快给我插你吧!哦┅」南宫豹低喃着,他被潘文瑞弄得淫欲高涨,兴致昂然,

  阳具硬得有些难受。

  

  「呵…别急…」潘文瑞起身坐到南宫豹的脸上,他的菊穴对着南宫豹的嘴,让他用舌去舔弄,自己则握着阳具

  拍打南宫豹的脸颊。

  

  南宫豹伸舌舔着潘文瑞的菊穴,用舌尖不住刺激着。

  

  「哦┅」潘文瑞仰头呻吟,身子不住扭动着。

  

  潘文瑞起身坐到南宫豹身上,他握住南宫豹的阳具缓缓送入自己的淫穴中,他慢慢上下摆动身子,也不住淫叫

  着。

  

  「哦┅哦┅」南宫豹感到插入的感觉是那样的爽,潘文瑞的菊穴宛如有生命般,时而紧缩,时而松弛,弄得他

  简直欲仙欲死,这是其他男妾无法做到的。

  

  「哦¨哦¨官人,我还要,我要更多,哦┅」潘文瑞搓柔着南宫豹的胸肌乳头,身子更加狂浪的摆动着。

  

  南宫豹起身将潘文瑞压在下面,撑起他的双脚,再挺进猛烈快速的抽插着。

  

  「哦¨哦¨哦¨好爽¨潘郎,你的菊穴真特别啊!我¨哦┅真爽┅」南宫豹下身不住往前顶,直达潘文瑞的最

  深处。

  

  「哦¨哦¨官人,你好猛啊!哦¨搞的我快不行了¨哦¨哦┅哦┅」潘文瑞紧抱着南宫豹汗水满布的身躯发浪

  狂吟着。

  

  南宫豹更加猛烈抽送着高潮就要达到顶点了他肌肉紧缩绷起仰头呻吟一声阳具颤了颤龟头眼激射出一道热腾的

  白稠玉液来。……「呵呵…官人可满足啊…」潘文瑞媚眼如丝看着闭眼微喘的南宫豹说道。

  

  「当然啦¨哦┅」南宫豹亲吻着潘文瑞,双手抚摸着他的身子。

  

  「呵呵…是吗…」潘文瑞脸露一抹邪笑。

  

  忽然,南宫豹两眼睁大,脸上尽是痛苦惊恐的表情。

  

  只见南宫豹原本壮硕的身躯不住萎缩,跨下阳具亦如被抽乾般的缩小。

  

  「哈哈哈┅哈哈哈┅」潘文瑞邪恶的笑着,他摄取了南宫豹全身精血。

  

  南宫豹全身乾瘪的死在潘文瑞身上,脸上措愕惊恐。

  

  跟着,潘文瑞再到其他四个男妾房中分别与他们交媾後再摄取其精血。

  

  一夜过後,南宫家连死五条人命。

  

  南宫齐和吴耀一来到长安城便听说家中出事了,赶紧回到家中。

  

  南宫府上下一遍哀凄,灵堂前放着五口大棺,家仆们都围在那。……南宫齐一脸措愕的问道。

  

  「少爷!你回来了,老¨老爷和四位郎君都¨都死了┅」管家面带哀伤的说道。

  

  「爹怎麽死的?为什麽┅」南宫齐激动的问道。

  

  「是黑罗┅」吴耀上前推开棺材看後,对南宫齐说道。

  

  南宫齐也上前看棺材中的尸体,泪水滚落而下。

  

  「五个都是被黑罗摄取精血死的。」吴耀一一看过,「我问你,府上最近有什麽人来过吗?」吴耀问管家道。

  

  「老爷有新收一位男妾,叫潘文瑞,不过他在一早便不见了,难道是他害了老爷跟四位郎君?┅」管家有些不

  信的说道。

  

  「没错!是黑罗!他混进你家来。」吴耀对南宫齐说道。

  

  「我要报仇!一定要!」南宫齐恨恨的说道。

  

  吴耀看着南宫齐,心有所思┅┅当晚,南宫齐一人独自出了城四处乱逛,心……想着一定要找出黑罗为父报仇。

  

  他漫无目的走到一片树林前,他找了一颗大树倚坐下来,双手缳抱在後头,看着夜空闪闪星点。

  

  「公子一人来看夜景啊。」不知何时,一人出现在南宫齐身後。

  

  「你是谁?」南宫齐起身回头看,只见那人身穿黑色薄衫,里头精美的身躯隐约可见,他的脸颊白晰俊俏,尤

  其是那对充满淫媚的深眸更是吸引人,南宫齐被他媚眼一看,竟不觉硬起来。

  

  「公子,你一人独自赏景有何趣呢!不如我来陪你吧!」那人语带暧昧说道,身子更移到南宫齐身边,手搭在

  他胸膛上轻抚着。

  

  「你┅」南宫齐突然觉得自己心中燃起一丝欲火,身子更发热起来,他撇过头不去和那人对望。

  

  「呵呵┅」那人把手移到南宫齐跨下抓了一把,「公子,你怎麽┅呵…」那……人淫笑着,用手搓揉南宫齐的

  硬挺阳具。

  

  「我¨我¨」南宫齐被那人这麽又搓又揉的,更是欲念高涨,汗水不禁冒出,口乾舌燥。

  

  那人突然把嘴凑上,舌头强进入南宫齐口中和他舌「唔┅」

  

  南宫齐紧抱那人和他激吻起来,他无法再克制心中火,体身欲。

  

  那人眼丝瞄了南宫齐,脸上露出邪淫的笑容,他边和南宫齐吻着,边脱去南宫齐的衣物,双手爱抚着南宫齐炙

  热的侗体,感受他急速的心跳。

  

  南宫齐也退下那人的薄衫,一样抚摸着他的身躯。

  

  那人把舌伸出,沿着下颚舔到颈子,再舔到胸膛上,以舌尖挑逗南宫齐的粉红嫩乳,然後滑到他的阳具上,转

  动刺激南宫齐红润多汁的龟头,上下含弄那坚硬直挺的阳具。

  

  「哦¨哦┅」南宫齐仰着头呻吟,双手胡乱搓揉那人的头发。

  

  那人站起身,双手搭在树干上,反身对着南宫齐双脚大开,「来,把你那根阳具插进我的菊穴中,让我的菊穴

  细细品尝你的滋味吧!哦┅」那人轻扭嫩臀,诱惑南宫齐。

  

  南宫齐握着阳具走上前,一手搭在那人臀部,然後把阳具送进,猛然向前顶去。

  

  「哦┅」那人咬着下唇呻吟一声。

  

  「哦¨哦¨哦¨爽吗¨哦┅」南宫齐不住狂抽猛插,肉体相撞的啪声阵阵作响。

  

  「哦¨哦¨爽死我了¨再来¨我还要¨哦¨啊┅」那人紧抱树干淫叫着。

  

  南宫齐把阳具抽出,靠到树干坐下,那人坐到南宫齐身上,再继续抽插猛做。

  

  「哦¨哦¨哦¨我要射了¨哦…哦…」南宫齐感到一阵酥麻极爽的感觉由阳具直冲心头,他就要泄去了。

  

  「哦¨哦¨快泄吧!让我们一起达到欲仙欲死的极乐境界¨哦┅哦┅」那人仰头吟叫,身子更猛烈摆动迎合着。

  

  「哦¨哦¨哦¨我¨我要泄了┅啊……」南宫齐吟叫一声,「噗吱…」浓稠温热的琼浆玉液狂泄而出。

  

  南宫齐靠在那人的肩上喘息说道。

  

  「呵呵…是吗¨那┅」那人脸上露出邪笑。

  

  「黑罗!我要替我爹报仇!」南宫齐突然瞪着那人说道。

  

  「你┅」黑罗惊讶的看着南宫齐,怎麽他会知自己是黑罗,一时间更忘了要摄取他的精血。

  

  「黑罗!受死吧!」吴耀突然出现,一剑直刺穿黑罗的背透过心藏。

  

  「啊┅」黑罗跟本不及反应,大叫一声,断气死了。

  

  南宫齐把黑罗推开站起身,「哼!我终於替我爹报仇了。」南宫齐瞪视着黑罗说道。

  

  原来吴耀要南宫齐做饵引诱黑罗,因为黑罗没见过南宫齐所以上当,而吴耀……就跟在後头,等着黑罗出现和

  南宫齐交媾伺机杀掉他。

  

  「终於替你爹报仇了,也除了此害。」吴耀把衣衫披在南宫齐身上柔声说道。

  

  嗯¨」南宫齐想到父亲惨死之景仍不免感伤。

  

  我要回总衙复命,那┅」吴耀不舍的看着南宫齐。

  

  「我在我家等你。」南宫齐深情看着吴耀说道。

  

  吴耀凑嘴吻了吻南宫齐┅┅日子过了一个多月。

  

  南宫齐留在府中不再回苏州,而吴耀在复完黑罗的案子後也辞去捕头一职,和南宫齐长住一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