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段时间,家里装修,工期要1个月,所以我和老婆只能先在离自己家3

公里的一个社区租个房子住。本人已经30挂零,但不忘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所

以每天坚持跑步锻炼,不过我比较懒,一般都是在晚上跑步,搬到了临时住的社

区,我坚持锻炼。

这个社区环境不错,后边有个小花园,我就在这里跑步。

每天晚上跑步的时候,都能看到一个马尾辫女孩也在跑步,戴个小眼镜,身

高不到1米7的样子,穿一件T恤,下边穿一条运动短裤,身材看上去还不错。

跑了三五天,发现她每天几乎都和我的时间有重合,她和我跑步的方向正好

相反,我是围着花园顺时针跑,她是逆时针跑,每圈我们都会碰面2次,有一天

我故意向她笑笑,居然她也微笑着回应了我。(如果是在我家社区里,我可不敢

这样)第二天,我也故意和她同一方向跑步,慢慢跟在她后边和她保持同一速度,

想着该如何去搭讪。就在这时,她踉跄了一下就停下了,然后慢慢蹲下,可能是

崴脚了。真是天助我也!我赶快跑过去在她面前停住,问她有事没事,她说没事,

但她站起来之后好像有点瘸,我扶着她慢慢走到边上一个大台阶边让她坐下,嗯,

她的皮肤不错,哈哈。

「上医院看看吧……」

「应该没什么事……」她说。

我蹲下看了看她的脚踝,还好,没有肿,应该没有大碍,但今天肯定是不能

跑了,我就假装休息在她旁边和她攀谈起来。

经过聊天得知,她叫小丽,22岁,家住在远郊,所以也在这个社区租房住,

今后7月毕业,现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员,她和2个同学合租在社区里一套半地下

的住宅。她男朋友到澳洲留学去了,一年才回来一次。我们聊了一会儿,她好多

了,我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临分开前我们互相交换了QQ号(已婚男,不敢和对

方交换手机号码,呵呵)。

之后的几天里,我们很默契地在一起跑步,但我们之间也熟识了很多,从某

些迹象来看,甚至对我有一些好感,从她和我说话的语气可以感觉得出来。我平

时下班比较早,到家之后可以上QQ和她聊聊天,由於比较熟了,所以我们什么

都说,有时我会带上一些「荤」的,挑逗她一下,她会说我「讨厌」「坏人」之

类的,但肯定没有真的生气。有一天我加班到晚上10点多,反正已经很晚了,

也不着急回家了,我登上QQ看看,她跑完步刚回家,就逗起她来。先开始只是

发个「亲亲」「抱抱」之类的表情,后来就开始用语言来挑逗她,不知她是腼腆

还是不知该怎么说,只是「嗯」「啊」之类的,最后我都兴奋了,她也没怎么说

话,我一看时间不早了,还是回家吧。

第二天晚上跑步,我没有看到她的身影,而且这两天她的QQ也一直不上线。

直到第四天她才出来,但好像很别扭的样子,和我也没什么话。我主动和她

「承认错误」,她笑了,骂我「坏蛋!」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还有1个星期

自己家的房子就要装修完了,再放1个星期的味道,就要搬回去了,可是我和小

丽还只是「朋友」关系。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装修完工的那天,老婆告诉我要去南方出差,走1个

多星期,也就是说,我的机会来了,哈哈!

这天晚上跑步,天很晴,连平时看不到的星星都看到了,而且月亮很圆,我

心生邪念,停下来牵着她的小手,和她一起看月亮。

我对她说:「我家有望远镜,咱们到楼顶去看吧!」(我家住顶层,去楼顶

很方便),小丽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我先把她带到了楼顶,然后让她等我,我回家拿望远镜,然后回到楼顶。

「今天的星星真多啊!快给我望远镜!」小丽好像很急切很兴奋的样子,抢

过我的望远镜看着月亮和星星。

我悄悄地从边抱住她的腰,她颤抖了一下,嗲声嗲气地说「讨厌~」小骚货,

这时候了还嘴硬,看来我的机会来了……抱了她一会儿,我开始慢慢的用脸蹭她

的头顶,也用胡子茬轻轻的剐着她的脸和耳朵,明显能感觉到她在向后靠,哼哼,

小骚货,还在假装看星星?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我索性探着着,拿下他举着

望远镜的手,我能看到她闭着双眼,好像在期待着什么,我毫不客气地一口吻住

了她的小嘴,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很急促。当然我抱在她腰上的双手也没有闲

着,慢慢地隔着她的T恤在她的小腹上游走,慢慢地放在她的胸前,这时她已经

站不住了。我更得寸进尺了,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从她T恤的下沿伸进她的

衣服,感觉她每一寸嫩滑的肌肤,虽然她的一只手上来有反抗的意思,但很软弱

无力,她现在是完全靠我抱着才站在这里的。我的手慢慢向下摸索,来到了她光

滑的大腿上,然后又慢慢向上,隔着她的运动短裤轻按她的股间,她的腿一下子

夹紧,可能这样她会更爽呢!小贱货,还挺陶醉。我抽走我的手,她依然软弱地

靠在我的怀里,大口的喘着气。我快速地把手伸进她的短裤——天哪!她的内裤

都已经湿透了!

「你~好坏~我不行了~累了~我们回去吧~」她嘴中语无伦次地嘟囔着。

在我的搀扶下,她才勉强地和我一起下到了顶层,我打开自己的家门,一把

抱起她冲了进去把她放在床上,她也只是有气无力地象徵性地抵抗着,我快速地

脱掉她的衣服。她的胸不大,但乳着是嫩粉色的,阴毛也不是很多。我像野兽似

地扑到她身上,亲吻着每个部位,她的面色通红,一直闭着眼睛,嘴中不停的哼

哼着,她的小穴已经洪水泛滥了,我的小弟弟也早就一柱擎天了。我迫不及待地

用小弟弟对准她的小穴,好像有什么东西挡着我,顾不了那么许多了,我一用力,

小弟弟冲突障碍顶了进去,她「啊!」的大叫了一声,随即瘫软下去,她的阴道

很紧很滑,随着我九浅一深的进攻,发现我的小弟弟上竟然有血丝!没顾上这些,

我抽插了也就5分钟就射了(我带了套子)。

小丽哭了,我躺在她边上轻轻搂着她,哄着她,她依畏在我的怀里,我们就

这样睡了,这晚,我俩一共嘿咻了6次,第二天早上起来我都没劲了后来的几天,

我每天晚上都把她带到我家里来和我玩耍,直到我搬回到自己的家里,才慢慢放

弃了和她的联系……这是一段难忘的回忆,她是个闷骚型的小妞儿,虽然嘴上不

说,但心里火热。我这里还留着她的*****,不过不准备再找她爱爱了。现在

骗她说自己出长差了,所以有时候只和她在QQ上爱爱,后来就慢慢QQ也不上

了,怕出事,呵呵。有哪位仁兄可以帮我看看她最近如何?站内发短信给我,我

把她的QQ好给你,呵呵,不过别提我啊,哈哈!回来之后别忘告诉我她现在怎

么样。

周六,老婆回娘家了,晚上就不回来了。我一个人在家里无聊,玩着手机里

的游戏。突然手机萤幕前闪过一个电话号码,并且手机铃声没有响,我仔细看了

一下,原来是小丽打来的(在分手前她知道了我的电话,但我把她的电话放在了

黑名单里,来电不会响也不会震),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电话里传来了小丽吱吱唔唔的声音,语无伦次,大概意思是她在参加同学的

聚会,在一个KTV里,她喝多了,要我来接她,而且除了两个同学在陪她等我

之外,其他人都已经散了。

说实话,我不想去,但念於旧情,真怕她出事——前段时间报纸上说有酒精

中毒身亡的也不是没有……她说的那个地方应该离我这里不是很远,我就打车出

了门。

到了KTV里,我找到了包间,推开门,我惊呆了:包间里有两个男的,大

概20出头的样子,一个小胖子还有一个戴眼镜的,两人并排坐着,而小丽就在

他俩的腿上,像一摊烂泥一样,那个小胖子抱着她的头狂吻着她的嘴和脸,小丽

紧闭着眼睛但好像很陶醉的样子,而边上戴眼镜的小子正掀开小丽的T恤亲吻着

她的小腹,并且在她身上一通乱摸,一只手正已经在她的两腿中间伸进了她的裙

子里面。这个场景我只在A片里见过,太诱惑了,当时我能做的只有冷静,冷静,

再冷静。

「干他妈什么呢?!」我大声吼到,并且冲上前去给了戴眼镜的小子一个大

耳光,随即准备去抽小胖子。

小胖子也停了下来,并用两只胳膊抱住头,这时戴眼镜的小子结结巴巴并且

带着满嘴酒气地问:「你~是谁~呀?」我又结结实实地抽了他一个大嘴巴「我

是他哥!」两个小崽子当时好像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傻了,谁也没敢怎么着,

眼睁睁的看着我把小丽扶走了。我整理了一下小丽的衣服,架着她来到大厅找个

地方坐下,我管收银借了块湿毛巾,为小丽擦着脸,小丽慢慢睁眼睛,微微的笑

了笑,就又闭上了。这时,刚才那两个小子晃晃悠悠的从边上走出来准备逃跑了,

小胖子过来和我解释说是她的同学,喝多了,并且向我道歉。我有心里有股无名

业火,但还是克制住了,回过头来冲他们俩吼到:「还不快给我滚蛋?!以后别

再让我看见你们俩王八蛋!」说完俩人就晃晃悠悠的走了。

我又帮小丽擦了一会儿,她好像能醒过来了,我扶着她出去,拦了一辆车把

她送到了住的地方——这帮孩子居然一个都没回来!我替小丽拿钥匙打开了户门,

然后把她抱到了床上,帮她用清水擦着脸上的汗,并且给她沏上了一壶茶,坐在

床前的小沙发上看着她,准备看她没事了我就走了,结果没想到我居然坐在那里

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小丽穿着睡衣骑坐在我的腿上抱着我的头,她的头发湿露

露的,刚刚洗完澡的样子,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我的脸就贴在她的胸前,

这种刺激是一个正常男人无法忍受的。

我轻轻地抬起头,吻着她的香唇,由唇吻到耳朵,并向她的耳朵吐着气。双

手从她睡衣的下摆向上伸进去,双后握住她的两个并不大的乳房。小丽的小嘴也

不断的吐着粗气,她双手抱住我的脖子,身子不断的向后倾。

就这样,小丽骑坐在我的腿上,我顺势抱着她的腰站起来,狂吻着她的小嘴。

受不了了,我把她放在了厅里的大饭桌上,一颗颗地解开她睡衣的扣子,吮

吸着她粉嫩的乳头。我顺着她的胸部,慢慢向下亲吻着她,亲到她的小腹部时,

她全身一阵颤抖。我的手也隔着她的睡裤从她的大腿慢慢向上探索着,到达她大

腿根部的时候,觉得潮潮的,我低头一看,她的睡裤裆部已经全湿透了,由於是

白底色的睡衣,以至於我可以透过被爱液浸湿的睡裤隐约看到她那并不稠密的阴

毛。

我隔着她的睡裤有停地爱抚着她的私处,感觉热热的。小丽低声的呻吟着,

我慢慢褪下她的睡裤,由於爱液的浸润,以致於我褪下它的时候,睡裤的中间和

她的私处都拉出了粘丝。

她就这样躺在桌子上,我也忍不住了,站在那里小弟弟直接顶进了她的花蕾,

小丽「啊」的大叫了一声,可能是我顶的太用力了,一下子顶到了底,小丽也配

合着我的抽插,因为没有带套子,所以觉得格外的爽,几分钟下来,随着小丽的

叫声,一股热热的液体从她的阴道口留了出来,紧跟着,在我的小弟弟的一阵痉

挛下,我将我的小蝌蚪们一泻千里。

我上身趴在小丽身上,小丽睁开眼睛,慢慢小声说着:「谢谢你今天来接我,

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以后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晚……」

说完,几滴眼泪从眼角落了下来。

「嗯,明天早上我去给你买药。」我不知该说什么了。

「讨厌,种猪,昨天我的例假刚完……」

这天晚上,小丽的住处没有她的室友回来,这是我第一次在她的住处和她疯

狂的做爱,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谁知道呢。我们疯狂的享受着,桌子上,床上,

沙发上,厨房里,都留下了我们战斗过的足迹。

【完】